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光來到世界

光來到世界
更新時間:2020-07-12
光來到世界,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圣經這里沒有穿越,這里沒有重生,這里沒有炫酷的魔法,這里沒有無窮的斗氣,這里沒有開著掛的男主,這里沒有挖不完的古墓。 這里只有最真實的世界,這里有訴不盡的前塵往事,這里有忘不掉的恩仇糾葛。 這里有世界......最黑暗的一面,這里有痛徹心扉的愛情。這里有孤兒、痞子、罪犯、警察……到底那個才是真真的你。 兩代人的恩怨情仇,剖析了人性的善與惡。當你真正的領悟了人生的意義,那么你內心自然有了屬于自己的那道光,在黑暗中,即使你的那道光只有一線,也會照亮你的前方,修正你人生的航向羅布泊又名羅布淖,《山海經》稱之為“幼澤”,也有稱泑澤、...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現代言情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0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日落西風中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最后的希望?更新時間:2020-07-12

羅布泊又名羅布淖,《山海經》稱之為“幼澤”,也有稱泑澤、鹽澤、蒲昌海、牢蘭海、輔日海、臨海、洛普池、羅布池等多種名稱。 羅布淖系蒙古語音譯名,意思是多水匯集之湖,海拔780米左右,位于塔里木盆地東部的最低處,塔克拉瑪干沙漠的最東緣 很久以前,羅布泊曾經有汪洋一碧的湖水,有鮮活躍動的生命,有世代生息的羅布人,絲綢之路在這里繁榮了幾百年。 羅布泊的水源,主要有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和米蘭河,祁連山冰川的部分融水從東南通過疏勒河也注入這里。 然而由于沿河人口的大量增長,最終主要注水的塔里木河下游斷流,羅布泊迅速干涸,干涸后,周圍生態化發生巨變,草木植物全部枯死,防沙衛士胡***成片死亡,沙漠以每年3-5米的速度向羅布泊推進,很快和廣闊無垠的塔克拉瑪干沙漠融為一片,從此成為寸草不生的地方。 中午太陽升到了最高點,把戈壁灘曬得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爐,茫茫戈壁灘上布滿粗砂、砂石,踏在上面沙沙作響。 王有木他們已經走出那片沙漠兩天了,冶強在被蝎子蟄的第二天下午終于倒在了那片沙海里,再也沒有站起來。 他們在早上出發的時候已經喝掉了最后的水,王有木感覺此時疲憊從兩腿鉆到了全身的皮肉里、骨髓里,剎那間,他的肢體,他的骨骼,都軟綿綿、輕飄飄的了,整個人像失重一樣隨時都可以飄在空中。 他明白這是脫水后,人在極度疲勞下的生理反應,但是他不敢停下來,因為他知道如果停下來休息,那他也許再也不會有力氣站起來了,三個人的隊伍歪歪斜斜的,簡直就像喝醉了一樣行進著。 柳余生此時感覺自己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喉嚨里似乎有一個太陽,渴得好像整個的戈壁灘都被裝在嘴里。嘴巴一開一合吸進來的空氣又再一次帶走了口腔里那不怎么富裕的水分,嘴唇也干裂的厲害。 “那邊好像有什么東西。”小何有氣無力的指著一個方向說。 王有木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望遠鏡順著小何指著的方向看去,望遠鏡里看到了好像是一具動物的尸體,看起來還很大的樣子。 “走,過去看看吧。”王有木說 這是一只死去的駱駝,兩個駝峰很大,肚子也鼓的圓圓的,全身上下看不到一點的傷痕,看起來不是受傷死在這里的。 王有木感覺這應該是一匹老駱駝,在和整個駝群走到這里,因為太老了,生命走到了盡頭。 “有木,這有死駱駝是不是就證明,我們附近有人?”柳余生沙啞著問。 “這不是家駱駝,家養的駱駝沒有這么大的體型,再說了如果是家養的,即使死了也會被帶走,肉和皮都是財產,不可能就這么隨意的扔在野外。”王有木回答。 聽到這里,柳余生感覺剛剛有的那么一點點的希望,也猶如升到空氣中的肥皂泡一樣,啪”的一聲破滅了,頓時最后的那么一絲絲的力氣也從身體里流失殆盡,一***坐在了地上,小何這時候拿著一把刀就要向野駱駝那高高隆起的駝峰割去。 “你干什么?別動,你不想活了!”王有木大聲的怒喝。聽到了...

更新時間:2020-07-12

 羅布泊又名羅布淖,《山海經》稱之為“幼澤”,也有稱泑澤、鹽澤、蒲昌海、牢蘭海、輔日海、臨海、洛普池、羅布池等多種名稱。 羅布淖系蒙古語音譯名,意思是多水匯集之湖,海拔780米左右,位于塔里木盆地東部的最低處,塔克拉瑪干沙漠的最東緣 很久以前,羅布泊曾經有汪洋一碧的湖水,有鮮活躍動的生命,有世代生息的羅布人,絲綢之路在這里繁榮了幾百年。 羅布泊的水源,主要有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和米蘭河,祁連山冰川的部分融水從東南通過疏勒河也注入這里。 然而由于沿河人口的大量增長,最終主要注水的塔里木河下游斷流,羅布泊迅速干涸,干涸后,周圍生態化發生巨變,草木植物全部枯死,防沙衛士胡***成片死亡,沙漠以每年3-5米的速度向羅布泊推進,很快和廣闊無垠的塔克拉瑪干沙漠融為一片,從此成為寸草不生的地方。 中午太陽升到了最高點,把戈壁灘曬得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爐,茫茫戈壁灘上布滿粗砂、砂石,踏在上面沙沙作響。 王有木他們已經走出那片沙漠兩天了,冶強在被蝎子蟄的第二天下午終于倒在了那片沙海里,再也沒有站起來。 他們在早上出發的時候已經喝掉了最后的水,王有木感覺此時疲憊從兩腿鉆到了全身的皮肉里、骨髓里,剎那間,他的肢體,他的骨骼,都軟綿綿、輕飄飄的了,整個人像失重一樣隨時都可以飄在空中。 他明白這是脫水后,人在極度疲勞下的生理反應,但是他不敢停下來,因為他知道如果停下來休息,那他也許再也不會有力氣站起來了,三個人的隊伍歪歪斜斜的,簡直就像喝醉了一樣行進著。 柳余生此時感覺自己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喉嚨里似乎有一個太陽,渴得好像整個的戈壁灘都被裝在嘴里。嘴巴一開一合吸進來的空氣又再一次帶走了口腔里那不怎么富裕的水分,嘴唇也干裂的厲害。 “那邊好像有什么東西。”小何有氣無力的指著一個方向說。 王有木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望遠鏡順著小何指著的方向看去,望遠鏡里看到了好像是一具動物的尸體,看起來還很大的樣子。 “走,過去看看吧。”王有木說 這是一只死去的駱駝,兩個駝峰很大,肚子也鼓的圓圓的,全身上下看不到一點的傷痕,看起來不是受傷死在這里的。 王有木感覺這應該是一匹老駱駝,在和整個駝群走到這里,因為太老了,生命走到了盡頭。 “有木,這有死駱駝是不是就證明,我們附近有人?”柳余生沙啞著問。 “這不是家駱駝,家養的駱駝沒有這么大的體型,再說了如果是家養的,即使死了也會被帶走,肉和皮都是財產,不可能就這么隨意的扔在野外。”王有木回答。 聽到這里,柳余生感覺剛剛有的那么一點點的希望,也猶如升到空氣中的肥皂泡一樣,啪”的一聲破滅了,頓時最后的那么一絲絲的力氣也從身體里流失殆盡,一***坐在了地上,小何這時候拿著一把刀就要向野駱駝那高高隆起的駝峰割去。 “你干什么?別動,你不想活了!”王有木大聲的怒喝。聽到了...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