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一笑之威,乃至于此

一笑之威,乃至于此
更新時間:2020-07-10
就是引經據典(周朝末年),稍微(大霧)改一下歷史,加上一些更多的情感因素和生活常事,可能略偏向于輕小說風格? ??因為有一些歷史已經無從考究,并且有多種說法,所以鄙人只能選擇其中最有可信度的典籍和文獻來設計文章的主線,如果和您所知的不一致,可以與我探討,比起單純架空,我更喜歡為歷史人物正名。 還有,書中出現的人名、地名,大多數都是真實存在的,或有史料記載的,我已經很努力在還原歷史了,希望考究系讀者們手下留情哦。 埃羅芒果敬上感謝我妹妹提供的封面,如果你看到了這條信息,請走出屋子溜達溜達。轉眼間已是初秋八月,褒城外的山脈從玉青一色轉為點點金黃,遠處幾戶農莊半升幾縷炊煙,三兩星農...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歷史傳記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0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埃羅芒果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十三章:新人禮更新時間:2020-07-10

轉眼間已是初秋八月,褒城外的山脈從玉青一色轉為點點金黃,遠處幾戶農莊半升幾縷炊煙,三兩星農人在田野里照看作物。溪流邊的細柳在正午的陽光下顯得有些煩倦,枝條垂散,似無心汲水。 一個頭頂絹笠圍青紗、身著青衣的瘦小身影頹坐在枝繁葉茂的樹下,左腿屈立,以單手抱著,右腿慵懶地伸著,背靠樹干。腰間佩白玉,背納俠客劍,手邊扶著一只墨綠的葫蘆,雖有意遮掩身形,細看體態卻有幾分是妙齡女子,似是在刻意扮成俠客的樣子,模仿著街頭小說中浪跡天涯劍斬不平的武者。 面紗輕啟,手持葫蘆送至唇邊,如秋蟬飲露一般輕酌。 “歡妹妹,女孩子這樣可不成體統。”來者灰色束袖武服,手提布袋,款款坐在了姒歡身邊,正是佐將何家何崇瑾。 “這幾日午飯都在外吃,有些清淡又不是很合你口味,想來妹妹你肯定是饞極了。”崇瑾伸手解開布袋,“喏,李鋪的燒雞。” 姒歡眼睛一亮,“還是崇瑾哥哥懂我!”伸手就去抓。 “誒誒誒!油!有油!”攔住一套餓虎撲食,卻不小心抓到了姒歡的白嫩小手。崇瑾一愣,觸電般縮手,回頭撕開布袋拽出一條,包在了雞腿上,“給,這回可以了,這漂亮的衣裙要保護好才是。。。” 崇瑾有些臉紅,這算不算是。。。肌膚之親? 姒歡倒是沒怎么在意,“那,咱家就不客氣了!”張嘴就咬。 明明吃相自小養成夠優雅,嘴張得也不夠大,楞是去裝猛漢的樣子,平添幾分有趣。 “咱家。。。咱家可還行。。。你又不是北方戎人。”崇瑾說著,倒是看呆了,打出生以來真沒見過摒棄了德行的女子,今兒可是頭一回。 “真是酒足飯飽了,呵呵。”半晌,姒歡滿足地拍了拍平平的小肚皮,“瑾兄,打我們離家已有十余年,約么已有千里之步了,這路上風景可還滿意?”又栽倒在了地上。 “。。。我們不過離褒城東門不足五里,離開姒府也才一上午。。。頂多算是踏秋罷了。”崇瑾拿起墨綠葫蘆,搖了一搖,還剩不少,“這世上當真有人能喝蘋果汁喝醉了的???” 看著臉色潮紅有些呆涅的姒歡,當下覺得有些不對勁。扒開木塞湊鼻一聞,嚯!好濃的酒味!!! 這妮子從哪里搞到酒的?!是那慢醺的醉鄉酒。這。。。這如何是好? 崇瑾連忙扶正姒歡,要是讓褒夫人知道,我的腿是不是都要被打折了。。。 解酒藥。。。解酒藥。。。在城西郭掌柜的藥行那里就有。。。可是,也不能背著歡妹妹去城里逛,這成何體統。。。 崇瑾慌了頭,看了眼四周,這里應該不會有人來吧,附近也沒什么人。想來,又心疼醉酒的姒歡,搖了搖頭飛身上馬,一揚鞭便沖向褒城。 正午日過,還是有些燥熱,姒歡額頭冒了些細汗,伸手去解衣扣,絹笠隨手也扔在了一旁,鎖骨露在外面,肌膚皚雪。“嗯。。。涼快了不少。” 半柱香過去了,城內藥行。 “郭叔你這藥行干什么吃的,這這這。。。我要拿去救命啊。” 郭掌柜擦了擦汗,“何公子您別說笑了,這解酒藥。。。又不是人...

更新時間:2020-07-10

 轉眼間已是初秋八月,褒城外的山脈從玉青一色轉為點點金黃,遠處幾戶農莊半升幾縷炊煙,三兩星農人在田野里照看作物。溪流邊的細柳在正午的陽光下顯得有些煩倦,枝條垂散,似無心汲水。 一個頭頂絹笠圍青紗、身著青衣的瘦小身影頹坐在枝繁葉茂的樹下,左腿屈立,以單手抱著,右腿慵懶地伸著,背靠樹干。腰間佩白玉,背納俠客劍,手邊扶著一只墨綠的葫蘆,雖有意遮掩身形,細看體態卻有幾分是妙齡女子,似是在刻意扮成俠客的樣子,模仿著街頭小說中浪跡天涯劍斬不平的武者。 面紗輕啟,手持葫蘆送至唇邊,如秋蟬飲露一般輕酌。 “歡妹妹,女孩子這樣可不成體統。”來者灰色束袖武服,手提布袋,款款坐在了姒歡身邊,正是佐將何家何崇瑾。 “這幾日午飯都在外吃,有些清淡又不是很合你口味,想來妹妹你肯定是饞極了。”崇瑾伸手解開布袋,“喏,李鋪的燒雞。” 姒歡眼睛一亮,“還是崇瑾哥哥懂我!”伸手就去抓。 “誒誒誒!油!有油!”攔住一套餓虎撲食,卻不小心抓到了姒歡的白嫩小手。崇瑾一愣,觸電般縮手,回頭撕開布袋拽出一條,包在了雞腿上,“給,這回可以了,這漂亮的衣裙要保護好才是。。。” 崇瑾有些臉紅,這算不算是。。。肌膚之親? 姒歡倒是沒怎么在意,“那,咱家就不客氣了!”張嘴就咬。 明明吃相自小養成夠優雅,嘴張得也不夠大,楞是去裝猛漢的樣子,平添幾分有趣。 “咱家。。。咱家可還行。。。你又不是北方戎人。”崇瑾說著,倒是看呆了,打出生以來真沒見過摒棄了德行的女子,今兒可是頭一回。 “真是酒足飯飽了,呵呵。”半晌,姒歡滿足地拍了拍平平的小肚皮,“瑾兄,打我們離家已有十余年,約么已有千里之步了,這路上風景可還滿意?”又栽倒在了地上。 “。。。我們不過離褒城東門不足五里,離開姒府也才一上午。。。頂多算是踏秋罷了。”崇瑾拿起墨綠葫蘆,搖了一搖,還剩不少,“這世上當真有人能喝蘋果汁喝醉了的???” 看著臉色潮紅有些呆涅的姒歡,當下覺得有些不對勁。扒開木塞湊鼻一聞,嚯!好濃的酒味!!! 這妮子從哪里搞到酒的?!是那慢醺的醉鄉酒。這。。。這如何是好? 崇瑾連忙扶正姒歡,要是讓褒夫人知道,我的腿是不是都要被打折了。。。 解酒藥。。。解酒藥。。。在城西郭掌柜的藥行那里就有。。。可是,也不能背著歡妹妹去城里逛,這成何體統。。。 崇瑾慌了頭,看了眼四周,這里應該不會有人來吧,附近也沒什么人。想來,又心疼醉酒的姒歡,搖了搖頭飛身上馬,一揚鞭便沖向褒城。 正午日過,還是有些燥熱,姒歡額頭冒了些細汗,伸手去解衣扣,絹笠隨手也扔在了一旁,鎖骨露在外面,肌膚皚雪。“嗯。。。涼快了不少。” 半柱香過去了,城內藥行。 “郭叔你這藥行干什么吃的,這這這。。。我要拿去救命啊。” 郭掌柜擦了擦汗,“何公子您別說笑了,這解酒藥。。。又不是人...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