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庶女謀權

庶女謀權
更新時間:2020-07-10
取本家之姓,賜遺珠為名。或許宋遺珠從一開始,便不該遇見傅喻瀛。 宋遺珠告訴傅喻瀛她想成為太子妃,只是因為她要徹底奪走宋的一切,但她自己心中卻十分清楚,那未說出口的,是自己藏匿在心中多年不曾散去的愛慕之情。 傅喻瀛登基成為皇帝,宋遺珠也順理成章的當上了皇后,她終于實現了最初的夙......愿,成為了這普天之下最高貴的女人,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她將會被載入史冊,永垂不朽。 可如今,宋遺珠卻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悅之情。你許了我一世榮華,卻與她四海為家。我剛出右相府沒幾步,迎面就撞上了嫡姐出行的馬車,四下觀望后,我趕忙躲到了一旁,裝作出府買首飾的官家小姐,但卻還是被嫡姐的下人認了出來。...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古代言情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0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陳九生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46章:我抵命給她更新時間:2020-07-10

我剛出右相府沒幾步,迎面就撞上了嫡姐出行的馬車,四下觀望后,我趕忙躲到了一旁,裝作出府買首飾的官家小姐,但卻還是被嫡姐的下人認了出來。 原來許夫人的話中所指便是嫡姐,她果然不簡單,遣人去給身處皇宮的嫡姐通風報信,這在短時間里可是做不到的,除非她在將我關起來時,便已經差人去了。 我不禁暗自冷笑,她這兩手準備做的可真好。 嫡姐被人攙扶著從馬車里出來,一直走到我面前。 “遺珠?”她笑了一聲,“殿下給你起這個名字,在本宮看來倒像是諷刺,你算的上什么遺珠?” 我毫不畏怯她,即便她今日帶了眾多侍衛,“是不是諷刺,太子心里有譜,太子妃說的再多,也都是你自個的猜測。” 她的雙眼惡狠狠地瞪著我,斥聲道:“你也只能逞一逞口舌之快罷了,像你這種人,就算是得了傅喻瀛的賞識,也終究只是個當奴才命罷了!” 我看著她,眼中盡含挑釁,“姐姐說笑了,我這個奴才,可也比你會討太子歡心。” “你不過是一時得意罷了。”嫡姐十分瞧不上我,“說到底,你也不過就是現在風光風光罷了,真到有一天沒了價值,我看你如何得意?” 我莞爾一笑,“只要我在這個時候把你拉下去,姐姐,就算我真到了沒有利用價值的那一日,你又能奈我何呢?” “大膽!”嫡姐十分氣憤:“本宮就算落魄了也是當朝的太子妃,豈是你個賤婢能動得了的?倒是你,再得勢也永遠都同你那早死的母親一樣***,是個登不上臺面的庶出!” “啪!”我毫不猶豫的給了她一巴掌,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忍一時,可她侮辱我母親就是不行,我咬牙瞪著她,“宋妧珺我告訴你,早晚有一天,我也會讓你嘗嘗什么叫做卑躬屈膝。” 嫡姐怒目圓睜,呼吸也變得急速,卻沒打算動手打我,只是恨恨道:“你怕是活不到那天了,宋遺珠,即便你與我同是父親的女兒,但就憑我為嫡為尊,你便只能為庶為卑,所以我能成為燁國當朝的太子妃,而你,就只能在此任我處置!” “來人!宋遺珠出言犯上,立刻將其帶回東宮,本宮親自教訓她。” 嫡姐說完,甩袖轉身回到了馬車上。 我被那群下人押到了嫡姐的院中,她正坐在門前,漫不經心地看著我被侍衛推到跪在地上,面上冷笑不止。 她輕輕煽動手中的團扇,悠閑自得地看著我狼狽的樣子,“你雖不曾讀過什么書,但你跟在太子身邊,也應該知道宮里的一些刑法。凌遲...你知道是什么刑法嗎?” 凌遲...就是將人身上的肉一刀刀割去,至死方休。即便我久居內院,孤陋寡聞,卻也是知道這個駭人聽聞的刑法的。 我知道這一次我怕是在劫難逃,嫡姐恨我入骨,自然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甚至在她眼里,區區凌遲用在我身上恐怕都難結她的心頭之恨。 我看著她陰笑的樣子,冷然道:“姐姐,你就不怕太子怪罪嗎?” 她嗤之以鼻,“只要能讓你痛苦到死,哪怕是跟你同歸于盡我也在所不惜。”她抬手,示意侍衛對我用刑。 我被身后那兩人鉗制,動...

更新時間:2020-07-10

 我剛出右相府沒幾步,迎面就撞上了嫡姐出行的馬車,四下觀望后,我趕忙躲到了一旁,裝作出府買首飾的官家小姐,但卻還是被嫡姐的下人認了出來。 原來許夫人的話中所指便是嫡姐,她果然不簡單,遣人去給身處皇宮的嫡姐通風報信,這在短時間里可是做不到的,除非她在將我關起來時,便已經差人去了。 我不禁暗自冷笑,她這兩手準備做的可真好。 嫡姐被人攙扶著從馬車里出來,一直走到我面前。 “遺珠?”她笑了一聲,“殿下給你起這個名字,在本宮看來倒像是諷刺,你算的上什么遺珠?” 我毫不畏怯她,即便她今日帶了眾多侍衛,“是不是諷刺,太子心里有譜,太子妃說的再多,也都是你自個的猜測。” 她的雙眼惡狠狠地瞪著我,斥聲道:“你也只能逞一逞口舌之快罷了,像你這種人,就算是得了傅喻瀛的賞識,也終究只是個當奴才命罷了!” 我看著她,眼中盡含挑釁,“姐姐說笑了,我這個奴才,可也比你會討太子歡心。” “你不過是一時得意罷了。”嫡姐十分瞧不上我,“說到底,你也不過就是現在風光風光罷了,真到有一天沒了價值,我看你如何得意?” 我莞爾一笑,“只要我在這個時候把你拉下去,姐姐,就算我真到了沒有利用價值的那一日,你又能奈我何呢?” “大膽!”嫡姐十分氣憤:“本宮就算落魄了也是當朝的太子妃,豈是你個賤婢能動得了的?倒是你,再得勢也永遠都同你那早死的母親一樣***,是個登不上臺面的庶出!” “啪!”我毫不猶豫的給了她一巴掌,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忍一時,可她侮辱我母親就是不行,我咬牙瞪著她,“宋妧珺我告訴你,早晚有一天,我也會讓你嘗嘗什么叫做卑躬屈膝。” 嫡姐怒目圓睜,呼吸也變得急速,卻沒打算動手打我,只是恨恨道:“你怕是活不到那天了,宋遺珠,即便你與我同是父親的女兒,但就憑我為嫡為尊,你便只能為庶為卑,所以我能成為燁國當朝的太子妃,而你,就只能在此任我處置!” “來人!宋遺珠出言犯上,立刻將其帶回東宮,本宮親自教訓她。” 嫡姐說完,甩袖轉身回到了馬車上。 我被那群下人押到了嫡姐的院中,她正坐在門前,漫不經心地看著我被侍衛推到跪在地上,面上冷笑不止。 她輕輕煽動手中的團扇,悠閑自得地看著我狼狽的樣子,“你雖不曾讀過什么書,但你跟在太子身邊,也應該知道宮里的一些刑法。凌遲...你知道是什么刑法嗎?” 凌遲...就是將人身上的肉一刀刀割去,至死方休。即便我久居內院,孤陋寡聞,卻也是知道這個駭人聽聞的刑法的。 我知道這一次我怕是在劫難逃,嫡姐恨我入骨,自然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甚至在她眼里,區區凌遲用在我身上恐怕都難結她的心頭之恨。 我看著她陰笑的樣子,冷然道:“姐姐,你就不怕太子怪罪嗎?” 她嗤之以鼻,“只要能讓你痛苦到死,哪怕是跟你同歸于盡我也在所不惜。”她抬手,示意侍衛對我用刑。 我被身后那兩人鉗制,動...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