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攢夠了黑歷史就離婚

攢夠了黑歷史就離婚
更新時間:2020-07-10
她以為三年的默默承受和獨守空房,能換來他的關注,沒想到換來的卻是一紙冰冷的離婚協議。 李思琦笑了, “離婚可以,畢竟我不要的男人,有都是人搶著要嘛!”男人眸光一寒:“你以為這樣就能逃走嗎?” “什么意思?”她驚......訝。男人嘴角勾起, “我家花野花一起要!”說完,俯身摟住女人的腰…… “蔣云晨,你無恥……嗚嗚……”李思琦被他拽的踉蹌了兩步。 她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見他,一時驚訝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兩人面面相覷,最終是陶姚打破了沉默。 她拍打了一下蔣云晨的腿,沒好氣的說:“臭小子,哪有你這么對待自己老婆的,而且琦琦還懷著孕呢!” 說...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現代言情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0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夜下清影魅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146章 誤傷更新時間:2020-07-10

李思琦被他拽的踉蹌了兩步。 她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見他,一時驚訝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兩人面面相覷,最終是陶姚打破了沉默。 她拍打了一下蔣云晨的腿,沒好氣的說:“臭小子,哪有你這么對待自己老婆的,而且琦琦還懷著孕呢!” 說著,她又把李思琦拉到自己身邊,抓著她的手:“琦琦,我們不怕他,不理他。” 李思琦聞言,干笑了笑。 隨即,便感受到蔣云晨凌厲的目光。 她想,如果眼神能***的話,她估計要被他殺死幾百回了。 她低下頭,刻意回避他的視線。 “臭小子,瞪什么瞪!”陶姚又重重的打了蔣云晨一下,繼而又撇嘴說:“你這人平時忙得要死,怎么今天想起來看我這個老婆子了?” 她這是撒嬌的語氣,李思琦跟她呆久了,對她很熟悉。 她正想張口幫忙解圍。 卻聽蔣云晨先開了口:“前幾天我提前去看過瀟瀟了,今天她忌日,我怕您傷心,就想過來看看您。” 是的,今天才是唐瀟的忌日。 李思琦知道蔣云晨每次都會忌日過去唐瀟那里,一呆就是一天,所以她這一天都會特地來陪陪陶姚,開導她。 可沒想到今年,不僅跟蔣云晨在唐瀟墓地撞到,在今天又撞在一起。 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只猴子一樣,一次又一次的在他面前露了腚。 被蔣云晨提醒,陶姚好像如夢方醒,喃喃道:“對啊,今天是瀟瀟的忌日……” 李思琦明顯能感受到她抓著自己的手緊了緊,擔心她情緒不穩定,李思琦馬上蹲***,撫摸著她的背脊,一下一下的,十分溫柔。 同時,她輕聲細語的說:“阿姨,我們不傷心哈,瀟瀟在那邊過得很好呢,昨天我才夢見她,讓我來多陪陪你。” 聽見她的話,陶姚剛剛那因情緒激動劇烈起伏的胸口漸漸平緩,看向遠處的眼神也有了聚焦。 李思琦招呼著護工把陶姚推進了房間,自己則是有些惱火的瞪著蔣云晨。 “喂,你知不知道陶姚阿姨多努力才把唐瀟去世的事漸漸看淡,你為什么非要在唐瀟的忌日來戳她的傷口?萬一她再有個三長兩短,你要怎么跟唐瀟交代?” 李思琦很少跟他動怒,蔣云晨看著她義正言辭的模樣,竟有些失神。 不過也不過是一瞬間,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冷哼一聲:“呵?我還真不知道你竟然這么處心積慮,連唐瀟的母親也要搶走嗎?” “你什么意思?”李思琦厭惡他的冷嘲熱諷。 “你說我什么意思?”蔣云晨說:“唐瀟死后,你有了我,又有了一個代替你喪失多年的母親。” 他大跨步,湊近了她的耳朵,乖張又諷刺:“你說,唐瀟的死,是不是你計劃的呢?” 李思琦愣住,她瞪圓了眼睛去看他。 只見他拉開了距離,又恢復一臉的漠然:“李思琦,你說你覬覦好姐妹的男友四年,當真沒有一點兒念頭要取而代之。” “你胡說什么!” 李思琦真的生氣了。這么多年,她為了他做了這么多,卻只換來他冰冷的懷疑。 “哦?是我胡說嗎?”蔣云晨斜倚著墻,掏了...

更新時間:2020-07-10

 李思琦被他拽的踉蹌了兩步。 她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見他,一時驚訝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兩人面面相覷,最終是陶姚打破了沉默。 她拍打了一下蔣云晨的腿,沒好氣的說:“臭小子,哪有你這么對待自己老婆的,而且琦琦還懷著孕呢!” 說著,她又把李思琦拉到自己身邊,抓著她的手:“琦琦,我們不怕他,不理他。” 李思琦聞言,干笑了笑。 隨即,便感受到蔣云晨凌厲的目光。 她想,如果眼神能***的話,她估計要被他殺死幾百回了。 她低下頭,刻意回避他的視線。 “臭小子,瞪什么瞪!”陶姚又重重的打了蔣云晨一下,繼而又撇嘴說:“你這人平時忙得要死,怎么今天想起來看我這個老婆子了?” 她這是撒嬌的語氣,李思琦跟她呆久了,對她很熟悉。 她正想張口幫忙解圍。 卻聽蔣云晨先開了口:“前幾天我提前去看過瀟瀟了,今天她忌日,我怕您傷心,就想過來看看您。” 是的,今天才是唐瀟的忌日。 李思琦知道蔣云晨每次都會忌日過去唐瀟那里,一呆就是一天,所以她這一天都會特地來陪陪陶姚,開導她。 可沒想到今年,不僅跟蔣云晨在唐瀟墓地撞到,在今天又撞在一起。 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只猴子一樣,一次又一次的在他面前露了腚。 被蔣云晨提醒,陶姚好像如夢方醒,喃喃道:“對啊,今天是瀟瀟的忌日……” 李思琦明顯能感受到她抓著自己的手緊了緊,擔心她情緒不穩定,李思琦馬上蹲***,撫摸著她的背脊,一下一下的,十分溫柔。 同時,她輕聲細語的說:“阿姨,我們不傷心哈,瀟瀟在那邊過得很好呢,昨天我才夢見她,讓我來多陪陪你。” 聽見她的話,陶姚剛剛那因情緒激動劇烈起伏的胸口漸漸平緩,看向遠處的眼神也有了聚焦。 李思琦招呼著護工把陶姚推進了房間,自己則是有些惱火的瞪著蔣云晨。 “喂,你知不知道陶姚阿姨多努力才把唐瀟去世的事漸漸看淡,你為什么非要在唐瀟的忌日來戳她的傷口?萬一她再有個三長兩短,你要怎么跟唐瀟交代?” 李思琦很少跟他動怒,蔣云晨看著她義正言辭的模樣,竟有些失神。 不過也不過是一瞬間,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冷哼一聲:“呵?我還真不知道你竟然這么處心積慮,連唐瀟的母親也要搶走嗎?” “你什么意思?”李思琦厭惡他的冷嘲熱諷。 “你說我什么意思?”蔣云晨說:“唐瀟死后,你有了我,又有了一個代替你喪失多年的母親。” 他大跨步,湊近了她的耳朵,乖張又諷刺:“你說,唐瀟的死,是不是你計劃的呢?” 李思琦愣住,她瞪圓了眼睛去看他。 只見他拉開了距離,又恢復一臉的漠然:“李思琦,你說你覬覦好姐妹的男友四年,當真沒有一點兒念頭要取而代之。” “你胡說什么!” 李思琦真的生氣了。這么多年,她為了他做了這么多,卻只換來他冰冷的懷疑。 “哦?是我胡說嗎?”蔣云晨斜倚著墻,掏了...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