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INSIDE局中人

INSIDE局中人
更新時間:2020-07-06
上班族習飛為了網戀奔現獨身一人來到對方所在的新州市求職,在求職成功的當晚路過城市的陰暗角落目睹超自然力量襲擊市民,在自己即將成為下一個受害者時意外獲得了超能力 “心鎖”,解決了這次危機,這時一個神秘的組織也來到了他的面前,習飛原本平靜的生活也就此被徹底打亂。 表面上平靜祥和的都市之中暗潮涌動,危機四伏,神秘超能力 “心鎖”也如同瘟疫一般在這座城市四處散播,這場隱秘的盛宴也悄然開演。當張萬鈞和馬城趕到事發現場的時候,看到酒店大堂的滿目瘡痍和躺在地上正在發出痛苦**的兩個人,以及一具已經毫無聲息的警察尸體之時,就知道了現場剛剛發生了一場惡戰。 “你去叫醫護人員。”張萬鈞對馬...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異術超能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0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失心孟德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十六章 王牧野(一)更新時間:2020-07-06

當張萬鈞和馬城趕到事發現場的時候,看到酒店大堂的滿目瘡痍和躺在地上正在發出痛苦**的兩個人,以及一具已經毫無聲息的警察尸體之時,就知道了現場剛剛發生了一場惡戰。 “你去叫醫護人員。”張萬鈞對馬城說。 馬城扭頭走出酒店。 “怎么搞成這樣?”張萬鈞關切的問道。 習飛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和盤托出。 張萬鈞感慨了一聲,走到那名已經犧牲的刑警面前,嚴肅的敬了一個禮。張萬鈞的眼眶紅潤,似乎在壓抑著自己的情感。 習飛在看到這一幕時,眼睛也噙滿了淚水。 這時候醫護人員也跟著馬城走了進來,在看到巨像的一瞬間先是一愣,隨后也不知道馬城對他們說了什么,他們就當做沒看見一樣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習飛在醫護人員將自己被醫護人員攙扶的時候,對醫護人員說道:“先等一下,把我扶到哪個混蛋身邊,我要跟他說幾句話。”習飛指了指正癱瘓在地上的馬博飛。 “今后,就請你好好享受一下在監獄中的美好生活吧,然后耐心的等待著審判的慢慢到來吧!”習飛極盡嘲諷。 “也請你不要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馬博飛用剩下的一只能活動的手突兀的抓住習飛的衣領,然后慢慢拍了一下習飛的胸口,強調了一下。 習飛并不認為現在面前剛剛和自己酣戰的迪恩能對自己造成什么威脅,所以也就任由他現在的所作所為:“這是當然,還沒問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馬博飛,我妹妹叫馬博琴。” “嗯嗯,你妹妹現在在什么地方接受治療呢?” 馬博飛在習飛耳邊悄聲說了幾句,習飛點了點頭。 這時候馬城說:“你先把他的心鎖破換掉。” “嗯?”習飛這才想起巨像手中還捏著對方的心鎖。 “我現在把它破壞掉這個家伙不會死么?他現在要是死了簡直是便宜他了。” “不會,他的心鎖現在與他本人的關聯性并不強,只會對他造成一些小的傷害,就比如說之時稍微失神一下,但今后他就再也不可能會再用這種能力為非作歹了。”馬城確認道。 “咔!呯!”巨像手中一使力,心鎖就像泡沫一樣煙消云散了,而躺在地上的馬博飛只是身體稍微顫抖了一下,就再也沒有其他異樣了,不過可以看出,馬博飛可能剛剛還對于自己能夠保留這份能力抱著一絲希望,現在對于自己能力的徹底消失而面如死灰的樣子。現在的馬博飛已經徹底沒有了任何的***了,如同一具死尸一般任由醫護人員擺布。 酒店外,警車的燈光紅藍相接,圍觀的群眾和媒體手中相機手機的閃光燈也忽明忽暗。人聲嘈雜,就連道路都被堵得水泄不通。 7、8輛防爆車將酒店正門的位置遮擋住,讓外面不明真相的群眾徹底觀察不到酒店內部的情形。 習飛被擔架馬上就要抬到救護車上之時,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慌張的的在自己身上上下摸索,隨后一臉疑惑地在擔架上發呆,思考著什么。緊接著臉色一變,對張萬鈞吼道:“快!快阻止那個家伙!” 張萬鈞被這突如其來的呼喚吼得一愣:“什么?” “那個...

更新時間:2020-07-06

 當張萬鈞和馬城趕到事發現場的時候,看到酒店大堂的滿目瘡痍和躺在地上正在發出痛苦**的兩個人,以及一具已經毫無聲息的警察尸體之時,就知道了現場剛剛發生了一場惡戰。 “你去叫醫護人員。”張萬鈞對馬城說。 馬城扭頭走出酒店。 “怎么搞成這樣?”張萬鈞關切的問道。 習飛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和盤托出。 張萬鈞感慨了一聲,走到那名已經犧牲的刑警面前,嚴肅的敬了一個禮。張萬鈞的眼眶紅潤,似乎在壓抑著自己的情感。 習飛在看到這一幕時,眼睛也噙滿了淚水。 這時候醫護人員也跟著馬城走了進來,在看到巨像的一瞬間先是一愣,隨后也不知道馬城對他們說了什么,他們就當做沒看見一樣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習飛在醫護人員將自己被醫護人員攙扶的時候,對醫護人員說道:“先等一下,把我扶到哪個混蛋身邊,我要跟他說幾句話。”習飛指了指正癱瘓在地上的馬博飛。 “今后,就請你好好享受一下在監獄中的美好生活吧,然后耐心的等待著審判的慢慢到來吧!”習飛極盡嘲諷。 “也請你不要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馬博飛用剩下的一只能活動的手突兀的抓住習飛的衣領,然后慢慢拍了一下習飛的胸口,強調了一下。 習飛并不認為現在面前剛剛和自己酣戰的迪恩能對自己造成什么威脅,所以也就任由他現在的所作所為:“這是當然,還沒問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馬博飛,我妹妹叫馬博琴。” “嗯嗯,你妹妹現在在什么地方接受治療呢?” 馬博飛在習飛耳邊悄聲說了幾句,習飛點了點頭。 這時候馬城說:“你先把他的心鎖破換掉。” “嗯?”習飛這才想起巨像手中還捏著對方的心鎖。 “我現在把它破壞掉這個家伙不會死么?他現在要是死了簡直是便宜他了。” “不會,他的心鎖現在與他本人的關聯性并不強,只會對他造成一些小的傷害,就比如說之時稍微失神一下,但今后他就再也不可能會再用這種能力為非作歹了。”馬城確認道。 “咔!呯!”巨像手中一使力,心鎖就像泡沫一樣煙消云散了,而躺在地上的馬博飛只是身體稍微顫抖了一下,就再也沒有其他異樣了,不過可以看出,馬博飛可能剛剛還對于自己能夠保留這份能力抱著一絲希望,現在對于自己能力的徹底消失而面如死灰的樣子。現在的馬博飛已經徹底沒有了任何的***了,如同一具死尸一般任由醫護人員擺布。 酒店外,警車的燈光紅藍相接,圍觀的群眾和媒體手中相機手機的閃光燈也忽明忽暗。人聲嘈雜,就連道路都被堵得水泄不通。 7、8輛防爆車將酒店正門的位置遮擋住,讓外面不明真相的群眾徹底觀察不到酒店內部的情形。 習飛被擔架馬上就要抬到救護車上之時,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慌張的的在自己身上上下摸索,隨后一臉疑惑地在擔架上發呆,思考著什么。緊接著臉色一變,對張萬鈞吼道:“快!快阻止那個家伙!” 張萬鈞被這突如其來的呼喚吼得一愣:“什么?” “那個...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