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重疊之門

重疊之門
更新時間:2020-10-20
高危睜眼后,發現他真的很高危。莫名被自稱為高維度存在的們,傳送到名為十界的重疊宇宙,進行一場又一場的生死直播游戲,尋找重疊之門。 戰斗中,面對異星的敵人,他怒吼道:“百萬之星!!!”哈里森做夢也想不到,圣人他老人家說過:或曰:“以德報怨,何如?” 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十世之仇猶可報之。 夫子可是復仇的堅定擁護者,非常鼓勵這種行為,身為種花家的五好青年,高危自然完美的踐行著圣人教誨。 看著這一片狼藉,高危的目光射向密林內部,那里,還有最后的幾個“死人”,尚未了結。 聽著遠處傳來的槍械聲,唐納德感到一陣恐懼侵襲,他撥打過每個探員的電話,可是...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星際時空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0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旦宿七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一百六十五章 秦風更新時間:2020-10-20

哈里森做夢也想不到,圣人他老人家說過:或曰:“以德報怨,何如?” 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十世之仇猶可報之。 夫子可是復仇的堅定擁護者,非常鼓勵這種行為,身為種花家的五好青年,高危自然完美的踐行著圣人教誨。 看著這一片狼藉,高危的目光射向密林內部,那里,還有最后的幾個“死人”,尚未了結。 聽著遠處傳來的槍械聲,唐納德感到一陣恐懼侵襲,他撥打過每個探員的電話,可是都無人接聽。 仿佛他們都死了,無人生還,要不怎么會不聽電話呢,哈里森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槍聲。 從聲音判斷,唐納德根本聽不出是何種槍,唯一與之相似的,是驅逐艦上的防空炮,只有那種恐怖的轉速,才能短時間內發射出那么多的子彈。 這里是內陸而不是海濱,怎么可能會有防空炮的那種東西?兔子即使再喪心病狂,也不會在隨處可見的樹林里,安裝這些東西吧。 即便是防患于未然,或者未雨綢繆的話,也有些太過了。 “肯特,我們先停戰好嗎?難道你就不想知道那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回應唐納德喊話的,是一顆擦著頭皮飛過的彈丸。 “去***的唐納德,去死吧!我一點兒都不想知道那邊發生了什么,在這個時候會來到這里的,除了間諜還會有什么? 兔子們的軍隊或是警察?不可能的。 現在看來,他們都死了,而你這條老狗,一定會步了他們的后塵,唐納德,我們在地獄相見,我化成灰都不會放過你的。” 一點關系都沒有,不出什么意外的話,等待他和喬的結果只有死亡罷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能拖著唐納德一起死,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高危在樹林間來回穿行,速度極快,讓李伊寧繼續與窮兇極惡的間諜們呆在一起,實在是太危險了。 誰知道這些喪心病狂的家伙們,在面對死亡時會做出來什么?臨死拉墊背的可能性不是沒有,而且,李伊寧的蘇醒必然會帶來變數。 萬一產生某些不可控的變化,那就糟糕了。 正如高危所料想的那樣。 車內,李伊寧的身體正在急速的代謝著,排除被注射的大量鎮靜劑。 睡夢中,她仿佛聽到了一種很嘈雜的聲音,卻又不知道那是什么。 于是乎,她醒了。 睜開雙眼,她發現自己不在城市內,周圍的樹林環境表明,她正處于一個陌生的地方。 空氣之中還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 剛從沉睡中醒來,李伊寧的腦袋昏昏沉沉,因此她沒有敢輕舉妄動。 在她昏迷過去之前,清楚了記得是被外國人綁架了,可是現在卻又見不到人影,結合空氣中這濃濃的血腥味道。 李伊寧本能的感覺到,發生了某些她所不知道的變故,她決定繼續裝死,不暴露自己已經醒來。 氣氛變得焦灼,唐納德實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增援呢,增援都去了哪里? “呵呵,呵呵。”笑聲幽靈般的在周圍游蕩哀嚎,高危在刻意發出怪異驚悚的...

更新時間:2020-10-20

 哈里森做夢也想不到,圣人他老人家說過:或曰:“以德報怨,何如?” 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十世之仇猶可報之。 夫子可是復仇的堅定擁護者,非常鼓勵這種行為,身為種花家的五好青年,高危自然完美的踐行著圣人教誨。 看著這一片狼藉,高危的目光射向密林內部,那里,還有最后的幾個“死人”,尚未了結。 聽著遠處傳來的槍械聲,唐納德感到一陣恐懼侵襲,他撥打過每個探員的電話,可是都無人接聽。 仿佛他們都死了,無人生還,要不怎么會不聽電話呢,哈里森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槍聲。 從聲音判斷,唐納德根本聽不出是何種槍,唯一與之相似的,是驅逐艦上的防空炮,只有那種恐怖的轉速,才能短時間內發射出那么多的子彈。 這里是內陸而不是海濱,怎么可能會有防空炮的那種東西?兔子即使再喪心病狂,也不會在隨處可見的樹林里,安裝這些東西吧。 即便是防患于未然,或者未雨綢繆的話,也有些太過了。 “肯特,我們先停戰好嗎?難道你就不想知道那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回應唐納德喊話的,是一顆擦著頭皮飛過的彈丸。 “去***的唐納德,去死吧!我一點兒都不想知道那邊發生了什么,在這個時候會來到這里的,除了間諜還會有什么? 兔子們的軍隊或是警察?不可能的。 現在看來,他們都死了,而你這條老狗,一定會步了他們的后塵,唐納德,我們在地獄相見,我化成灰都不會放過你的。” 一點關系都沒有,不出什么意外的話,等待他和喬的結果只有死亡罷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能拖著唐納德一起死,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高危在樹林間來回穿行,速度極快,讓李伊寧繼續與窮兇極惡的間諜們呆在一起,實在是太危險了。 誰知道這些喪心病狂的家伙們,在面對死亡時會做出來什么?臨死拉墊背的可能性不是沒有,而且,李伊寧的蘇醒必然會帶來變數。 萬一產生某些不可控的變化,那就糟糕了。 正如高危所料想的那樣。 車內,李伊寧的身體正在急速的代謝著,排除被注射的大量鎮靜劑。 睡夢中,她仿佛聽到了一種很嘈雜的聲音,卻又不知道那是什么。 于是乎,她醒了。 睜開雙眼,她發現自己不在城市內,周圍的樹林環境表明,她正處于一個陌生的地方。 空氣之中還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 剛從沉睡中醒來,李伊寧的腦袋昏昏沉沉,因此她沒有敢輕舉妄動。 在她昏迷過去之前,清楚了記得是被外國人綁架了,可是現在卻又見不到人影,結合空氣中這濃濃的血腥味道。 李伊寧本能的感覺到,發生了某些她所不知道的變故,她決定繼續裝死,不暴露自己已經醒來。 氣氛變得焦灼,唐納德實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增援呢,增援都去了哪里? “呵呵,呵呵。”笑聲幽靈般的在周圍游蕩哀嚎,高危在刻意發出怪異驚悚的...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