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一個女魔頭的自我修養

一個女魔頭的自我修養
更新時間:2020-10-15
邊蜀出了命案。 “天吶!女魔頭抓活人煉傀啦!” 破廟發現尸體。 “天吶!女魔頭吸人靈力啦!” 劍宗大婚見血。 “天吶!女魔頭搶人新郎啦!” 夭壽了,為自己正名還得本人親自出馬。沈馥循循善誘,“你們想想,女魔頭可都死十年了……” “噢對哦,那就不是女魔頭……” “不不不,這次是了。不過我可不是來搶新郎的,我只是來殺新娘的!” 注:非正經升級流,女魔頭掉馬日常~沈馥一笑,朝清越神秘地勾了勾手指。 見狀,清越也小心翼翼地湊了過去,支起了耳朵。 她壓低了嗓音,“此乃天機,不可泄露。” 就快將耳朵支成兔子的清越:“……” “哈...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異術超能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0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趙行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一百零五章 終章下更新時間:2020-10-15

沈馥一笑,朝清越神秘地勾了勾手指。 見狀,清越也小心翼翼地湊了過去,支起了耳朵。 她壓低了嗓音,“此乃天機,不可泄露。” 就快將耳朵支成兔子的清越:“……” “哈哈哈哈哈……” 一聲輕咳,成功將兩顆湊得極近的腦袋分開了。 抬頭一看,清越立刻起身,收斂了不滿的神色,恭謹道,“尊主。” “嗯。”君珩應了一聲。 “我去看看燕柳是不是又被那個小騙子騙了,真是一點兒也不讓我省心。”十分有眼力見的清越一邊自說自話,一邊忙不迭的跑了。 兩人一坐一立,看他還得抬頭。 沈馥懶散起身,又靠在了一棵大樹上,微風吹亂了她鬢角的一些碎發,紅色的袍角隨風輕揚。 她掃了一眼君珩,笑著開口,“找我有事?” “剛剛你們在說什么?” “沒什么,隨意閑聊。”沈馥看了一眼君珩來時的方向,似笑非笑,“從葉宗主那里過來的?” “只是問一些赤鳥的事,并無其他。” “我又沒說有別的什么,那么緊張做什么。”說著,沈馥朝四下張望了一會兒,又神秘兮兮地湊近了君珩,努力踮起了腳尖才將將夠到他耳垂。“別說做兄弟的沒提醒你,我看清越這小子怕是也對葉清焰有意思,你可得抓點緊。” 君珩不明白她的意思,“什么?” 嘖,一個兩個都跟她裝糊涂,算了,看破不說破是她做人的基本美德。 拍了拍他的肩膀,沈馥語重心長道,“反正你記著我的話就是了,怎么著葉清焰也是喜歡你的,你比清越有機會,加油吧小伙子。” 這都是什么跟什么? 君珩望著她走出幾步的背影,“你去哪里?” “我去瞧瞧寧無殊。”沈馥轉過身,“你要一起嗎?” 掩去眼底幽深的情緒,君珩淡然出聲,“……不必了。” “那我去了。” 沈馥回身朝著寧無殊的住處走去,走了幾步她突然又轉頭看了一眼,看到了君珩正背對著她緩緩而行的背影。 明明是身處陽光明媚、綠意盎然的景象之中,卻總覺得他一直被無盡的孤寂和黑暗包裹。 就讓她覺得他有些……可憐。 當‘可憐’二字浮上心頭,沈馥不由得敲了敲自己的頭,“君珩可是穹蒼尊主,他要是愿意都能問鼎天下了,試問這樣一個人物我有什么資格可憐人家?” 算了,她大概是今早上沒有睡醒,她還是別去瞧寧無殊了,趕緊回去補覺才是正理。 “君逢爾!” 剛走到一處池塘,沈馥便被聞人瑛叫住了。 小姑娘開始圍著她嘰嘰喳喳,“你怎么一邊走路一邊敲自己的頭呀?這么反常,你不會是生病了吧?” “阿瑛姑娘,你怎么一個人在這兒?” “我姐姐正和大家一起查找關于赤鳥的相關記載,我看得實在頭暈,就溜出來透透氣。”說著,她‘咦’了一聲,“說起來大家查記載都查了一天一夜了,我都還沒在書閣見過你呢,你是不是溜下山玩兒了!” 撥開聞人瑛的手指,沈馥一笑,“下山確實是下山了,不過是同清越一起給葉宗主買丹藥去了...

更新時間:2020-10-15

 沈馥一笑,朝清越神秘地勾了勾手指。 見狀,清越也小心翼翼地湊了過去,支起了耳朵。 她壓低了嗓音,“此乃天機,不可泄露。” 就快將耳朵支成兔子的清越:“……” “哈哈哈哈哈……” 一聲輕咳,成功將兩顆湊得極近的腦袋分開了。 抬頭一看,清越立刻起身,收斂了不滿的神色,恭謹道,“尊主。” “嗯。”君珩應了一聲。 “我去看看燕柳是不是又被那個小騙子騙了,真是一點兒也不讓我省心。”十分有眼力見的清越一邊自說自話,一邊忙不迭的跑了。 兩人一坐一立,看他還得抬頭。 沈馥懶散起身,又靠在了一棵大樹上,微風吹亂了她鬢角的一些碎發,紅色的袍角隨風輕揚。 她掃了一眼君珩,笑著開口,“找我有事?” “剛剛你們在說什么?” “沒什么,隨意閑聊。”沈馥看了一眼君珩來時的方向,似笑非笑,“從葉宗主那里過來的?” “只是問一些赤鳥的事,并無其他。” “我又沒說有別的什么,那么緊張做什么。”說著,沈馥朝四下張望了一會兒,又神秘兮兮地湊近了君珩,努力踮起了腳尖才將將夠到他耳垂。“別說做兄弟的沒提醒你,我看清越這小子怕是也對葉清焰有意思,你可得抓點緊。” 君珩不明白她的意思,“什么?” 嘖,一個兩個都跟她裝糊涂,算了,看破不說破是她做人的基本美德。 拍了拍他的肩膀,沈馥語重心長道,“反正你記著我的話就是了,怎么著葉清焰也是喜歡你的,你比清越有機會,加油吧小伙子。” 這都是什么跟什么? 君珩望著她走出幾步的背影,“你去哪里?” “我去瞧瞧寧無殊。”沈馥轉過身,“你要一起嗎?” 掩去眼底幽深的情緒,君珩淡然出聲,“……不必了。” “那我去了。” 沈馥回身朝著寧無殊的住處走去,走了幾步她突然又轉頭看了一眼,看到了君珩正背對著她緩緩而行的背影。 明明是身處陽光明媚、綠意盎然的景象之中,卻總覺得他一直被無盡的孤寂和黑暗包裹。 就讓她覺得他有些……可憐。 當‘可憐’二字浮上心頭,沈馥不由得敲了敲自己的頭,“君珩可是穹蒼尊主,他要是愿意都能問鼎天下了,試問這樣一個人物我有什么資格可憐人家?” 算了,她大概是今早上沒有睡醒,她還是別去瞧寧無殊了,趕緊回去補覺才是正理。 “君逢爾!” 剛走到一處池塘,沈馥便被聞人瑛叫住了。 小姑娘開始圍著她嘰嘰喳喳,“你怎么一邊走路一邊敲自己的頭呀?這么反常,你不會是生病了吧?” “阿瑛姑娘,你怎么一個人在這兒?” “我姐姐正和大家一起查找關于赤鳥的相關記載,我看得實在頭暈,就溜出來透透氣。”說著,她‘咦’了一聲,“說起來大家查記載都查了一天一夜了,我都還沒在書閣見過你呢,你是不是溜下山玩兒了!” 撥開聞人瑛的手指,沈馥一笑,“下山確實是下山了,不過是同清越一起給葉宗主買丹藥去了...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