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雪中悍刀行

雪中悍刀行
更新時間:2020-07-06
這個江湖。有武夫自稱天下第二一甲子。有劍仙一劍破甲兩千六。有膽小的騎牛道士肩扛兩道。 但一樣是這個江湖,可能是江湖兒郎江湖死,才初出茅廬,便淹死在江湖中。可能對一個未入江湖的稚童來說,抱住了一柄刀,便是抱住了整座江湖。 而主角,一刀將江湖捅了個透! 臨了,喊一聲:小二,上酒~更新時間:2012-09-14 武當自打老掌教王重樓仙逝后,本就不多的香火便又清減了幾分,所幸牌坊后的近千個老道人、中年祭酒與道童們過慣了清貧日子,屋漏便縫,衫舊便縫,培幾洼菜地,養幾籠雞鴨,倒也沒什怨氣。倒是此時一個年輕道人蹲在玄武當興牌坊后頭唉聲嘆氣,身旁跟著蹲了幾個附近道觀里的頑劣掃地道童,一...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東方玄幻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19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烽火戲諸侯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番外第十章更新時間:2020-07-06

更新時間:2012-09-14 武當自打老掌教王重樓仙逝后,本就不多的香火便又清減了幾分,所幸牌坊后的近千個老道人、中年祭酒與道童們過慣了清貧日子,屋漏便縫,衫舊便縫,培幾洼菜地,養幾籠雞鴨,倒也沒什怨氣。倒是此時一個年輕道人蹲在玄武當興牌坊后頭唉聲嘆氣,身旁跟著蹲了幾個附近道觀里的頑劣掃地道童,一個個爭搶著要這道士說些書上的情愛故事,這故事兒聽著可比道經要有趣多了,可就是過于凄涼了點,里頭的男男女女怎就沒一個有好下場的,聽身邊這位說書說到了臨近結尾,愈發揪心了,這不強撐著被師父拿板子抽也要逃掉道課偷溜出來? “太上師叔祖,這本書里咋有那么多燈謎、酒令和詩詞哩,該不是都是一個人想出來的吧,要是真的,寫這書的得有多大的學問才行?差不多能跟太上師叔祖比了吧?”一位才武當山沒兩年功夫的小道童怯生生問道,小道士生得唇紅齒白,十分靈氣。雙手托著腮幫使勁望向一旁師父的師父的師父的師叔,按理本該喊掌教的,可觀里似乎都說這位太上師叔祖不太喜歡,就依舊按輩分來喊了。 “瞎說,寫這書的哪能有師叔祖的學問厲害!”一個稍微早些入山的小道士出手打了一個板栗,一臉的正色凜然,被教訓的年幼小道童捧著腦袋不敢反駁。 “不是瞎說。寫書的這位若與我辯論道教義理,估摸是說不過的,可這些情情愛愛,我就差了十萬八千里。這便是術業有專攻的道理了,你們以后與師父們學習經文,碰到難題,莫要以為師父們說的都是對的。一些師父們責罰而你們卻不覺得錯的事,可以去蓮花峰上找我,若我仍是說你們錯了,你們還是不服氣的話,還可以下山去尋個對錯,如果有一天覺得找到了答案,我與師父們是錯的,可以回山告訴一聲我們真的錯了,假若發覺自己錯了,也不要覺得有甚丟臉的,記得咱們武當的山門永不閉。”年輕道士微笑道,揉了揉最小那位道士的腦袋,笑容溫煦。 “太上師叔祖,我覺得師父一不高興就打我們板子就是錯的啊,你覺得呢?”那小道童天真問道。 年輕道士輕聲笑道:“我小時候也挨過幾次打,可這會兒知道大多次的確是自個兒錯了,幾次不對的,久而久之,也就不去計較了,師父師兄們都不是沒脾氣的圣人,難免會有些錯。武當千年來,記載在冊的道士有十數萬,可玄武天尊的雕塑才一尊,咱們啊,包括我在內,都是凡夫俗子,得許得別人犯錯,許得自己犯錯,莫要鉆牛角尖,那就要活不快樂了。好不容易來世上走一遭,總悶著生氣,你便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將相,也無趣,再說了,咱們是出世人,榮華富貴什么的,無非過眼云煙,道成瓦礫盡黃金,丹藥爐中自有春,武當為我枕,我枕是武當,就夠了。” 一個年紀稍長的小道士悄悄道:“師叔祖,可聽說富貴人家都天天吃肉呢,我可饞嘴了,肚餓念經時我總想著就流口水。” 俊雅出塵輩分最高的年輕道士微笑道:“天天吃肉與日日粗茶淡飯可不就是一樣嗎,清風,師叔祖給你十個饅頭,第一個嘗著美味,那第十個饅頭是啥滋味?” 道號...

更新時間:2020-07-06

 更新時間:2012-09-14 武當自打老掌教王重樓仙逝后,本就不多的香火便又清減了幾分,所幸牌坊后的近千個老道人、中年祭酒與道童們過慣了清貧日子,屋漏便縫,衫舊便縫,培幾洼菜地,養幾籠雞鴨,倒也沒什怨氣。倒是此時一個年輕道人蹲在玄武當興牌坊后頭唉聲嘆氣,身旁跟著蹲了幾個附近道觀里的頑劣掃地道童,一個個爭搶著要這道士說些書上的情愛故事,這故事兒聽著可比道經要有趣多了,可就是過于凄涼了點,里頭的男男女女怎就沒一個有好下場的,聽身邊這位說書說到了臨近結尾,愈發揪心了,這不強撐著被師父拿板子抽也要逃掉道課偷溜出來? “太上師叔祖,這本書里咋有那么多燈謎、酒令和詩詞哩,該不是都是一個人想出來的吧,要是真的,寫這書的得有多大的學問才行?差不多能跟太上師叔祖比了吧?”一位才武當山沒兩年功夫的小道童怯生生問道,小道士生得唇紅齒白,十分靈氣。雙手托著腮幫使勁望向一旁師父的師父的師父的師叔,按理本該喊掌教的,可觀里似乎都說這位太上師叔祖不太喜歡,就依舊按輩分來喊了。 “瞎說,寫這書的哪能有師叔祖的學問厲害!”一個稍微早些入山的小道士出手打了一個板栗,一臉的正色凜然,被教訓的年幼小道童捧著腦袋不敢反駁。 “不是瞎說。寫書的這位若與我辯論道教義理,估摸是說不過的,可這些情情愛愛,我就差了十萬八千里。這便是術業有專攻的道理了,你們以后與師父們學習經文,碰到難題,莫要以為師父們說的都是對的。一些師父們責罰而你們卻不覺得錯的事,可以去蓮花峰上找我,若我仍是說你們錯了,你們還是不服氣的話,還可以下山去尋個對錯,如果有一天覺得找到了答案,我與師父們是錯的,可以回山告訴一聲我們真的錯了,假若發覺自己錯了,也不要覺得有甚丟臉的,記得咱們武當的山門永不閉。”年輕道士微笑道,揉了揉最小那位道士的腦袋,笑容溫煦。 “太上師叔祖,我覺得師父一不高興就打我們板子就是錯的啊,你覺得呢?”那小道童天真問道。 年輕道士輕聲笑道:“我小時候也挨過幾次打,可這會兒知道大多次的確是自個兒錯了,幾次不對的,久而久之,也就不去計較了,師父師兄們都不是沒脾氣的圣人,難免會有些錯。武當千年來,記載在冊的道士有十數萬,可玄武天尊的雕塑才一尊,咱們啊,包括我在內,都是凡夫俗子,得許得別人犯錯,許得自己犯錯,莫要鉆牛角尖,那就要活不快樂了。好不容易來世上走一遭,總悶著生氣,你便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將相,也無趣,再說了,咱們是出世人,榮華富貴什么的,無非過眼云煙,道成瓦礫盡黃金,丹藥爐中自有春,武當為我枕,我枕是武當,就夠了。” 一個年紀稍長的小道士悄悄道:“師叔祖,可聽說富貴人家都天天吃肉呢,我可饞嘴了,肚餓念經時我總想著就流口水。” 俊雅出塵輩分最高的年輕道士微笑道:“天天吃肉與日日粗茶淡飯可不就是一樣嗎,清風,師叔祖給你十個饅頭,第一個嘗著美味,那第十個饅頭是啥滋味?” 道號...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