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極品家丁

極品家丁
更新時間:2020-10-14
年輕的銷售經理---林晚榮,和公司的女上司到泰山旅游時意外墜崖,來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成為蕭家大宅里一名光榮的家丁。林三依靠自己的智慧,打下了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從振興蕭家為起點,滅白蓮,轟圣坊,斗硯秋,戲康寧,金陵賽詩會,山東救官銀,氣煞玉德仙坊老院主,智護蕭家大院蕭夫人,奇襲突厥皇宮,活捉突厥小可汗,拯救苗族人民。凡此種種,不一而是。林三壯舉多如牛毛,賢妻良母真心相待,真可謂人生贏家是也。全書敘事不拘一格(拘了一格就不是三哥了!),有言:欲知三哥風采如何,且觀禹巖家丁風流!主仆二人望著林晚榮一齊微笑,那小廝盯著林晚榮的短發,象是想笑,卻又不敢笑的樣子,小臉憋的通紅。 林晚榮自然知...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架空穿越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13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禹巖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五三三章 我們回家更新時間:2020-10-14

主仆二人望著林晚榮一齊微笑,那小廝盯著林晚榮的短發,象是想笑,卻又不敢笑的樣子,小臉憋的通紅。 林晚榮自然知道這小子是在嘲笑自己的短發,但見他人生的嬌小可愛,也不忍見他難受,便大度的一揮手道:“小兄弟,想笑就笑吧,別把自己憋的難受。” 聽林晚榮一不稱公子,二不叫兄臺,那絕色公子倒是頗感意外,俊俏小廝卻是望著林晚榮,毫無顧忌的咯咯笑出聲來。 她聲音清脆,林晚榮聽著很象是一個女人,女扮男裝的事情小說里也沒少看,可是他仔細研究了一下這二人的胸脯,平平整整,絕對能夠起降波音七七七和空客三八零,如果是女人的話,難道把那兩團給切了?這種事林晚榮自然是不信的,姑且先把他們當作男人吧 只是這二人實在俏的不像話,林晚榮心里還是有些不放心,莫非這二人是從泰國進口的貨色? 雖然不知道這個時代有沒有泰國,但林晚榮還是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又向后退了退,不自覺的靠近了玄武湖邊。 那絕色公子見林晚榮半天不說話,目光一直在自己主仆二人身上溜達,心里也是有幾分惱怒。 待等見到林晚榮臉上的厭惡之色,絕色公子神色卻是一愣,急忙輕叫道:“公子,公子――” 他連叫了幾聲,林晚榮才省悟過來,急忙抬頭叫道:“兄弟,什么事?”目光卻仍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這絕色公子的胸脯上。 聽林晚榮如此稱呼,絕色公子顯然一時無法適應,正要開口說話,卻見他眼光仍然盯在自己胸脯上,似乎在把玩著什么。 絕色公子心里大怒,卻發作不得,只能狠狠瞪著林晚榮,像是要把他吃掉。 林晚榮臉皮何等之厚,對他自然是盎然不懼,目光也不收回,大大方方的看這小子――的胸,看的他小臉白一陣紅一陣,卻不敢說話。 “你這小子,看什么看?”絕色公子尚未開腔,倒是他旁邊那位青衣小廝忍不住了。 林晚榮愣了一下,心里好笑,也是,老子對著兩個男人的胸研究什么。 他研究半天,沒有成果,便干脆把他們當成了泰國貨,幸好林晚榮曾經多次到過曼谷和仰光等地,對這些事情也沒有多大排斥,便抬起頭望著絕色公子,大大方方的道:“兄臺,剛才你叫我有什么事情?” 此時兩個人并排站在了玄武湖邊,落在外人眼里,像是兩位正在談詩論畫的才子,只有林晚榮自家知道自家事:才子?豺狼還差不多。 絕色公子見林晚榮的稱呼正常化了,臉色便好了點,點點頭道:“但不知兄臺是哪里人氏?” 林晚榮的目光落在了這絕色公子的臉上。白里透紅,吹彈可破,如一方晶瑩的美玉般惹人遐思。 林晚榮暗暗吞了口口水,乖乖不得了,江南不僅盛產美女,還盛產這等絕色男妖。 絕色公子見林晚榮緊盯著他,臉上紅了一下,也不說話,惱怒的瞪了他一眼。 那模樣,林晚榮趕緊轉過頭來,不敢看他。現在他相信了,泰國一定是存在的,要不然哪來這等“絕色”啊。 “聽兄臺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吧,而且兄臺,這個,這個,稱呼也是很有意思的。...

更新時間:2020-10-14

 主仆二人望著林晚榮一齊微笑,那小廝盯著林晚榮的短發,象是想笑,卻又不敢笑的樣子,小臉憋的通紅。 林晚榮自然知道這小子是在嘲笑自己的短發,但見他人生的嬌小可愛,也不忍見他難受,便大度的一揮手道:“小兄弟,想笑就笑吧,別把自己憋的難受。” 聽林晚榮一不稱公子,二不叫兄臺,那絕色公子倒是頗感意外,俊俏小廝卻是望著林晚榮,毫無顧忌的咯咯笑出聲來。 她聲音清脆,林晚榮聽著很象是一個女人,女扮男裝的事情小說里也沒少看,可是他仔細研究了一下這二人的胸脯,平平整整,絕對能夠起降波音七七七和空客三八零,如果是女人的話,難道把那兩團給切了?這種事林晚榮自然是不信的,姑且先把他們當作男人吧 只是這二人實在俏的不像話,林晚榮心里還是有些不放心,莫非這二人是從泰國進口的貨色? 雖然不知道這個時代有沒有泰國,但林晚榮還是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又向后退了退,不自覺的靠近了玄武湖邊。 那絕色公子見林晚榮半天不說話,目光一直在自己主仆二人身上溜達,心里也是有幾分惱怒。 待等見到林晚榮臉上的厭惡之色,絕色公子神色卻是一愣,急忙輕叫道:“公子,公子――” 他連叫了幾聲,林晚榮才省悟過來,急忙抬頭叫道:“兄弟,什么事?”目光卻仍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這絕色公子的胸脯上。 聽林晚榮如此稱呼,絕色公子顯然一時無法適應,正要開口說話,卻見他眼光仍然盯在自己胸脯上,似乎在把玩著什么。 絕色公子心里大怒,卻發作不得,只能狠狠瞪著林晚榮,像是要把他吃掉。 林晚榮臉皮何等之厚,對他自然是盎然不懼,目光也不收回,大大方方的看這小子――的胸,看的他小臉白一陣紅一陣,卻不敢說話。 “你這小子,看什么看?”絕色公子尚未開腔,倒是他旁邊那位青衣小廝忍不住了。 林晚榮愣了一下,心里好笑,也是,老子對著兩個男人的胸研究什么。 他研究半天,沒有成果,便干脆把他們當成了泰國貨,幸好林晚榮曾經多次到過曼谷和仰光等地,對這些事情也沒有多大排斥,便抬起頭望著絕色公子,大大方方的道:“兄臺,剛才你叫我有什么事情?” 此時兩個人并排站在了玄武湖邊,落在外人眼里,像是兩位正在談詩論畫的才子,只有林晚榮自家知道自家事:才子?豺狼還差不多。 絕色公子見林晚榮的稱呼正常化了,臉色便好了點,點點頭道:“但不知兄臺是哪里人氏?” 林晚榮的目光落在了這絕色公子的臉上。白里透紅,吹彈可破,如一方晶瑩的美玉般惹人遐思。 林晚榮暗暗吞了口口水,乖乖不得了,江南不僅盛產美女,還盛產這等絕色男妖。 絕色公子見林晚榮緊盯著他,臉上紅了一下,也不說話,惱怒的瞪了他一眼。 那模樣,林晚榮趕緊轉過頭來,不敢看他。現在他相信了,泰國一定是存在的,要不然哪來這等“絕色”啊。 “聽兄臺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吧,而且兄臺,這個,這個,稱呼也是很有意思的。...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