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慶余年

慶余年
更新時間:2020-10-06
因為故事發生在慶國,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擁有了多出來的一截生命,所以取名為:慶余年--很有鄉土氣息的名字。年輕的病人,因為一次毫不意外的經歷,重生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成為未來慶國伯爵府一個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無名功訣,踏足京都官場,繼承龐大商團……范閑,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層金光閃閃的紙衣,紙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淚的芥末,芥末下面是甜得發膩的奶油,奶油下面是苦澀無比的毒藥殼,殼的中間卻有那么一抹亮光……人都是復雜的, 對于慶國的百姓來說,看到的是他金光閃閃的外衣,對于范閑的敵人來說,看到的卻是這層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積善之家,必有余慶,留余慶,留余慶,忽遇恩人;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勸...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架空穿越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16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貓膩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慶廟一日游更新時間:2020-10-06

第四十四章禮物(一) 言情小說看多了的小女生,才會喜歡這種大婚的場景。總之范閑不怎么喜歡,他的心志足夠冷靜到不為這些宮中賞賜所激動,更何況在他的心里,包括觀禮的賓客心里,都會認為,這些賞賜自然是賞給“晨郡主”林婉兒的。 范閑主要是覺得每次宮中來賞都得跪下行禮,自己的腰膝有些受不了了,又開始懷念五竹的棍子。 在一陣歡欣鼓舞的禮樂聲中,范林兩家聯姻終于塵埃落定,新婚夫『婦』被送入洞房,賓客開始退場,今天很奇怪,除了靖王爺一個人外,沒有一位大臣喝多了的。 司南伯范建看著被人扶進新房的小兩口,臉上『露』出溫柔的微笑,他今天最擔心的事情并沒有發生。看來太子與二皇子也知道,在自己兒子大婚的時候,不顧身份貿然前來觀禮,會引起宮中的警惕與范閑的抵觸。 不過太子和二皇子依然喊人送了份重重的禮物過來。 入夜,一對新人終于在丫環們的挽扶下,來到了新修的那處園子,回到了自己的宅院。此間也是紅燭大明,到處貼著喜字,紅艷艷的好不喜慶。 到了這里,范閑終于放松了下來,這些下人丫環有的是自己買的,有些是靖王府上送的,還有幾個是宮里跟著婉兒來的老人,基本上對他這樣一個年輕主人還是有些畏懼。 他進了屋子,伸了個懶腰,笑瞇瞇地喊眾人退下。這府里的下人丫環們齊齊在門外向新婚夫妻叩了個頭,婉兒陪嫁過來的貼身大丫環四祺趕緊取出賞錢分了。 “四祺,你也累了,去睡吧。”范閑的眉開眼笑說著,眉頭間擠成了一個y字。 四祺有些為難地看了小姐一眼。心想合歡酒還沒喝。正這時,卻看見紅布蓋頭的林婉兒放在膝上的手,很不易察覺地揮了一揮,似乎是在趕人出去。 大丫環掩嘴一笑,趕緊出了新房,關了木門。 此時的新房內就只剩下了范閑與婉兒二人。 “出來吧,如果不想我打你地話。”出乎林婉兒意料,范閑冷冷說了一句話。果不其然。范思轍很困難地扭動著肥胖的身軀從床下爬了出來,然后低著頭就沖了出去。 范閑皺眉道:“也不嫌床后面的馬桶會薰死他。” 林婉兒在紅蓋頭下噗哧一笑說道:“這馬桶又沒用過。”范閑心想那倒是真的,馬桶上面還漆著金邊,里面鋪著香草。 一看四周無人,紅燭靜默流玉,他眼珠子一轉,嘿嘿兩聲笑,走上前去。握住了林婉兒『露』在廣袖之后的微涼雙手。 他忽然又想到了五竹叔,萬一這位大宗師像往常一樣喜歡站在角落里,呆會兒自己小兩口床上正得意之時,看見角落里的幽魂,自己可別嚇出那方面的『毛』病來。他趕緊咳了兩聲。輕聲說道:“叔叔在不在?” 叔叔不在。 林婉兒被他握著手,想到馬上要發生的事情,早已是羞地不行,忽然聽著他在喚叔叔。不由疑『惑』道:“嗯?” “沒什么。”范閑微笑說道:“日后安定了,讓你見見。” “噢。”林婉兒滿頭霧水,不知道他說的是誰。 “娘子。”范閑沒有依規矩去用那把尺挑起婉兒頭上的紅蓋頭,而是溫柔...

更新時間:2020-10-06

 第四十四章禮物(一) 言情小說看多了的小女生,才會喜歡這種大婚的場景。總之范閑不怎么喜歡,他的心志足夠冷靜到不為這些宮中賞賜所激動,更何況在他的心里,包括觀禮的賓客心里,都會認為,這些賞賜自然是賞給“晨郡主”林婉兒的。 范閑主要是覺得每次宮中來賞都得跪下行禮,自己的腰膝有些受不了了,又開始懷念五竹的棍子。 在一陣歡欣鼓舞的禮樂聲中,范林兩家聯姻終于塵埃落定,新婚夫『婦』被送入洞房,賓客開始退場,今天很奇怪,除了靖王爺一個人外,沒有一位大臣喝多了的。 司南伯范建看著被人扶進新房的小兩口,臉上『露』出溫柔的微笑,他今天最擔心的事情并沒有發生。看來太子與二皇子也知道,在自己兒子大婚的時候,不顧身份貿然前來觀禮,會引起宮中的警惕與范閑的抵觸。 不過太子和二皇子依然喊人送了份重重的禮物過來。 入夜,一對新人終于在丫環們的挽扶下,來到了新修的那處園子,回到了自己的宅院。此間也是紅燭大明,到處貼著喜字,紅艷艷的好不喜慶。 到了這里,范閑終于放松了下來,這些下人丫環有的是自己買的,有些是靖王府上送的,還有幾個是宮里跟著婉兒來的老人,基本上對他這樣一個年輕主人還是有些畏懼。 他進了屋子,伸了個懶腰,笑瞇瞇地喊眾人退下。這府里的下人丫環們齊齊在門外向新婚夫妻叩了個頭,婉兒陪嫁過來的貼身大丫環四祺趕緊取出賞錢分了。 “四祺,你也累了,去睡吧。”范閑的眉開眼笑說著,眉頭間擠成了一個y字。 四祺有些為難地看了小姐一眼。心想合歡酒還沒喝。正這時,卻看見紅布蓋頭的林婉兒放在膝上的手,很不易察覺地揮了一揮,似乎是在趕人出去。 大丫環掩嘴一笑,趕緊出了新房,關了木門。 此時的新房內就只剩下了范閑與婉兒二人。 “出來吧,如果不想我打你地話。”出乎林婉兒意料,范閑冷冷說了一句話。果不其然。范思轍很困難地扭動著肥胖的身軀從床下爬了出來,然后低著頭就沖了出去。 范閑皺眉道:“也不嫌床后面的馬桶會薰死他。” 林婉兒在紅蓋頭下噗哧一笑說道:“這馬桶又沒用過。”范閑心想那倒是真的,馬桶上面還漆著金邊,里面鋪著香草。 一看四周無人,紅燭靜默流玉,他眼珠子一轉,嘿嘿兩聲笑,走上前去。握住了林婉兒『露』在廣袖之后的微涼雙手。 他忽然又想到了五竹叔,萬一這位大宗師像往常一樣喜歡站在角落里,呆會兒自己小兩口床上正得意之時,看見角落里的幽魂,自己可別嚇出那方面的『毛』病來。他趕緊咳了兩聲。輕聲說道:“叔叔在不在?” 叔叔不在。 林婉兒被他握著手,想到馬上要發生的事情,早已是羞地不行,忽然聽著他在喚叔叔。不由疑『惑』道:“嗯?” “沒什么。”范閑微笑說道:“日后安定了,讓你見見。” “噢。”林婉兒滿頭霧水,不知道他說的是誰。 “娘子。”范閑沒有依規矩去用那把尺挑起婉兒頭上的紅蓋頭,而是溫柔...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