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黎明之劍

黎明之劍
更新時間:2020-09-13
高文穿越了,但穿越的時候稍微出了點問題。在某個異界大陸上空飄了十幾萬年之后,他覺得自己可能需要一具身體才算是成為一個完整的穿越者,但他并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成功之后竟然還需要帶著這具身體從棺材里爬出來,并且面對兩個嚇蒙了的曾曾曾曾……曾孫女。 以及一個即將迎來紀元終結的世界。那些“詩句”既非聲音也非文字,而是如同某種直接在腦海中浮現出的“念頭”一般突然出現,那是信息的直接灌輸,是超出人類幾種感官之外的“超體驗”,而對于這種“超體驗”……高文并不陌生。 甚至對于那些詩句本身,他都十分熟悉。 他曾不止一次接觸過起航者的遺物,其中前兩次接觸的都是永恒石板,第一次,他從石板攜帶的信息中...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異世大陸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7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遠瞳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一千零四十章 向前轉動更新時間:2020-09-13

那些“詩句”既非聲音也非文字,而是如同某種直接在腦海中浮現出的“念頭”一般突然出現,那是信息的直接灌輸,是超出人類幾種感官之外的“超體驗”,而對于這種“超體驗”……高文并不陌生。 甚至對于那些詩句本身,他都十分熟悉。 他曾不止一次接觸過起航者的遺物,其中前兩次接觸的都是永恒石板,第一次,他從石板攜帶的信息中知曉了古代弒神戰爭的戰報,而第二次,他從永恒石板中得到的信息便是剛才那些古怪晦澀、含義不明的“詩句”! 一瞬間,他便將目光死死地盯住了永恒風暴基底的那片發光區域,他感覺那里有某種和起航者遺產有關的東西正在和自己建立聯系,而那東西恐怕已經在風暴中心沉睡了無數年,他努力集中著自己的注意力,嘗試穩固那種若有若無的聯系,然而在他剛要有所進展的時候,梅麗塔的一聲驚呼突然從前方傳來: “啊——這是怎么……” 伴隨著這聲短促的驚呼,正以一個傾斜角度嘗試掠過風暴中心的巨龍陡然開始下降,梅麗塔就好像一下子被某種強大的力量拽住了一般,開始以一個驚險的角度一頭沖向風暴的下方,沖向那氣旋最猛烈、最混亂、最危險的方向! “哇啊!!”琥珀頓時驚呼起來,整個人跳起一米多高,“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哎別往下掉啊!!” “我不知道!我控制不住!”梅麗塔在前面大叫著,她正在拼盡全力維持自己的飛行姿態,然而某種不可見的力量仍然在不斷將她向下拖拽——強大的巨龍在這股力量面前竟好像無助的飛鳥一般,眨眼間她便下降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高度,“不行了!我控制不住平衡……大家抓緊了!我們要沖向海面了!” “你出發的時候可不是這么說的!”琥珀跳著腳叫了一聲,隨后第一時間沖向了離自己最近的魔網終端——她飛快地撬開了那臺設備的蓋板,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撬出了安置在終端基座里的記錄晶板,她一邊大聲罵罵咧咧一邊把那存儲著數據的晶板緊緊抓在手里,隨后轉身朝高文的方向沖來,一邊跑一邊喊,“救命救命救命救命……” 高文伸出手去,嘗試抓住正朝自己跳過來的琥珀,他眼角的余光則看到維羅妮卡已經張開雙手,正召喚出強大的圣光來構筑防護準備抵御沖擊,他看到巨龍的雙翼在風暴中向后掠去,混亂狂暴的氣流裹挾著暴風雨沖刷著梅麗塔搖搖欲墜的護身屏障,而連綿不斷的閃電則在遠處交織成片,映照出云團深處的黑暗輪廓,也映照出了風暴眼方向的一些光怪陸離的景象—— 他在正常視野中所看到的景象就到此戛然而止了。 一片錯亂的光影迎面撲來,就如同支離破碎的鏡面般充斥了他的視線,在視覺和精神感知同時被嚴重干擾的情況下,他根本分辨不出周圍的環境變化,他只感覺自己似乎穿過了一層“分界線”,這分界線像是某種水幕,帶著冰涼刺入靈魂的觸感,而在越過分界線之后,整個世界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 那種極速墜落的感覺消失了,之前呼嘯的風暴聲、雷鳴聲以及梅麗塔和琥珀的驚叫聲也消失了,高文感覺周圍變得無比寂靜,甚至空間...

更新時間:2020-09-13

 那些“詩句”既非聲音也非文字,而是如同某種直接在腦海中浮現出的“念頭”一般突然出現,那是信息的直接灌輸,是超出人類幾種感官之外的“超體驗”,而對于這種“超體驗”……高文并不陌生。 甚至對于那些詩句本身,他都十分熟悉。 他曾不止一次接觸過起航者的遺物,其中前兩次接觸的都是永恒石板,第一次,他從石板攜帶的信息中知曉了古代弒神戰爭的戰報,而第二次,他從永恒石板中得到的信息便是剛才那些古怪晦澀、含義不明的“詩句”! 一瞬間,他便將目光死死地盯住了永恒風暴基底的那片發光區域,他感覺那里有某種和起航者遺產有關的東西正在和自己建立聯系,而那東西恐怕已經在風暴中心沉睡了無數年,他努力集中著自己的注意力,嘗試穩固那種若有若無的聯系,然而在他剛要有所進展的時候,梅麗塔的一聲驚呼突然從前方傳來: “啊——這是怎么……” 伴隨著這聲短促的驚呼,正以一個傾斜角度嘗試掠過風暴中心的巨龍陡然開始下降,梅麗塔就好像一下子被某種強大的力量拽住了一般,開始以一個驚險的角度一頭沖向風暴的下方,沖向那氣旋最猛烈、最混亂、最危險的方向! “哇啊!!”琥珀頓時驚呼起來,整個人跳起一米多高,“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哎別往下掉啊!!” “我不知道!我控制不住!”梅麗塔在前面大叫著,她正在拼盡全力維持自己的飛行姿態,然而某種不可見的力量仍然在不斷將她向下拖拽——強大的巨龍在這股力量面前竟好像無助的飛鳥一般,眨眼間她便下降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高度,“不行了!我控制不住平衡……大家抓緊了!我們要沖向海面了!” “你出發的時候可不是這么說的!”琥珀跳著腳叫了一聲,隨后第一時間沖向了離自己最近的魔網終端——她飛快地撬開了那臺設備的蓋板,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撬出了安置在終端基座里的記錄晶板,她一邊大聲罵罵咧咧一邊把那存儲著數據的晶板緊緊抓在手里,隨后轉身朝高文的方向沖來,一邊跑一邊喊,“救命救命救命救命……” 高文伸出手去,嘗試抓住正朝自己跳過來的琥珀,他眼角的余光則看到維羅妮卡已經張開雙手,正召喚出強大的圣光來構筑防護準備抵御沖擊,他看到巨龍的雙翼在風暴中向后掠去,混亂狂暴的氣流裹挾著暴風雨沖刷著梅麗塔搖搖欲墜的護身屏障,而連綿不斷的閃電則在遠處交織成片,映照出云團深處的黑暗輪廓,也映照出了風暴眼方向的一些光怪陸離的景象—— 他在正常視野中所看到的景象就到此戛然而止了。 一片錯亂的光影迎面撲來,就如同支離破碎的鏡面般充斥了他的視線,在視覺和精神感知同時被嚴重干擾的情況下,他根本分辨不出周圍的環境變化,他只感覺自己似乎穿過了一層“分界線”,這分界線像是某種水幕,帶著冰涼刺入靈魂的觸感,而在越過分界線之后,整個世界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 那種極速墜落的感覺消失了,之前呼嘯的風暴聲、雷鳴聲以及梅麗塔和琥珀的驚叫聲也消失了,高文感覺周圍變得無比寂靜,甚至空間...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