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當前位置:首頁 > 穿越小說 > 架空穿越 > 新宋

新宋

新宋
更新時間:2020-10-10
一條布滿荊棘的復國之路, 一曲蕩氣回腸的英雄挽歌, 一段波云詭異的朝堂爭斗, 一場腥風血雨的驚天陰謀。 崖山之上,明月初升,真命天子將怎樣步步奪回本屬于他的一切? 紛亂世間,正邪莫辯,南宋舊臣又將怎樣用生命和熱血昭示他們的忠誠? 七君役完本保障,放心閱讀,謝絕友情收藏,廣告請去廣告樓,謝謝合作。小不忍則亂大謀。 ——《論語》 石越騎著馬一路緊趕到了白水潭,直闖進桑充國的辦公室,氣喘喘的說道:“長卿,《白水潭學刊》出了幾期了,拿來給我看看,快。” 桑充國看他臉色緊張,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從書架上取出兩本雜志,交到石越手里,問道:“怎么了...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架空穿越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12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阿越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最新第三卷 第三十四章 誰其當罪誰其賢(六之全)更新時間:2020-10-10

小不忍則亂大謀。 ——《論語》 石越騎著馬一路緊趕到了白水潭,直闖進桑充國的辦公室,氣喘喘的說道:“長卿,《白水潭學刊》出了幾期了,拿來給我看看,快。” 桑充國看他臉色緊張,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從書架上取出兩本雜志,交到石越手里,問道:“怎么了?子明。” 石越也不吭聲,找個角落坐下,就開始讀起雜志來,把桑充國整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看到石越開始臉色輕松,有時候稍稍皺一皺眉毛,有時候搖搖頭又長嘆一口氣,有時候又微笑…… 歷史有時候真是極度的諷刺,正當石越在白水潭看《學刊》的時候,王安石也在書房里拿了一本學刊在讀。《白水潭學刊》賣得很好,大宋東京的讀書人,沒有不買來看的,王安石好歹也是個讀書人。 王安石讀書的速度很快,他一邊翻著一邊指著一篇文章對王雱和王旁笑道:“看看這篇文章,寫得很好,《經世濟用,學以致用》,世俗之見,多以為學經術的人是迂腐之人,不知道學經術正是為了有用于國家百姓。想不到白水潭有此人材!” 王旁笑道:“父親,這個白水潭的確是人材濟濟。詩社好多社友,都說準備去白水潭讀書。士林里現在流傳的俗語說,不上白水潭,枉做讀書人。” 王雱卻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弟弟,你怎么也有那些流俗之見,國子監亦不過如此,白水潭又能如何?” 王旁不太知道自己哥哥的心思,因笑道:“兄長有所不知,國子監的學生,都是因為父輩在朝中為官,才有資格入讀,而白水潭,卻是有教無類,父親也常說,賢材多在野,國子監其實反比不上白水潭的。” 王雱還要說話,王安石揮了揮手,說道:“這個你弟弟說得對。”說罷繼續讀下去,突然目光停在一篇文章之上,皺著眉毛說道:“這篇文章怎么和孫覺一個調子?真是食古不化之輩。” 王雱兄弟湊上去一看,只見標題赫然是《圣世宜講求先王之法,不當取疑文虛說以圖治》,整篇文章譏刺王莽新政,妄改六經,言外之意諷刺王安石變法非常明顯。而這句標題,王雱記得很清楚,正是孫覺上表攻擊王安石奏章里的原話。 王雱因說道:“管得了國子監,管不了白水潭嗎?這些家伙也真是死性不改。” 王旁要老實一點,聽了他兄長這句話,有點不滿的說道:“這是第一期,還在國子監之前,說他們屢教不改有點過了。” 王雱白了弟弟一眼,“你知道什么?那說不定是蘇嘉受了這篇文章的影響呢。” 王安石瞪了他們兄弟一眼,繼續把雜志翻完,看到那些數學物理論文,臉色才慢慢變好。他一向是希望人材中多一點“秀才”,少一點書呆子的。看來這個白水潭學院,的確還有不少人材。 然而當他拿起第二期《學刊》,才看得幾篇,便忍不住勃然大怒,把書摔到地上,拍案高呼:“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連王雱也不知道王安石為什么發這么大的火,他小心的撿起地上的《白水潭學刊》,翻了幾篇,有一篇文章的題目跳入眼簾——《免役法與保甲法不合圣人經義芻議》,老大的隸書,分外刺...

更新時間:2020-10-10

 小不忍則亂大謀。 ——《論語》 石越騎著馬一路緊趕到了白水潭,直闖進桑充國的辦公室,氣喘喘的說道:“長卿,《白水潭學刊》出了幾期了,拿來給我看看,快。” 桑充國看他臉色緊張,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從書架上取出兩本雜志,交到石越手里,問道:“怎么了?子明。” 石越也不吭聲,找個角落坐下,就開始讀起雜志來,把桑充國整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看到石越開始臉色輕松,有時候稍稍皺一皺眉毛,有時候搖搖頭又長嘆一口氣,有時候又微笑…… 歷史有時候真是極度的諷刺,正當石越在白水潭看《學刊》的時候,王安石也在書房里拿了一本學刊在讀。《白水潭學刊》賣得很好,大宋東京的讀書人,沒有不買來看的,王安石好歹也是個讀書人。 王安石讀書的速度很快,他一邊翻著一邊指著一篇文章對王雱和王旁笑道:“看看這篇文章,寫得很好,《經世濟用,學以致用》,世俗之見,多以為學經術的人是迂腐之人,不知道學經術正是為了有用于國家百姓。想不到白水潭有此人材!” 王旁笑道:“父親,這個白水潭的確是人材濟濟。詩社好多社友,都說準備去白水潭讀書。士林里現在流傳的俗語說,不上白水潭,枉做讀書人。” 王雱卻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弟弟,你怎么也有那些流俗之見,國子監亦不過如此,白水潭又能如何?” 王旁不太知道自己哥哥的心思,因笑道:“兄長有所不知,國子監的學生,都是因為父輩在朝中為官,才有資格入讀,而白水潭,卻是有教無類,父親也常說,賢材多在野,國子監其實反比不上白水潭的。” 王雱還要說話,王安石揮了揮手,說道:“這個你弟弟說得對。”說罷繼續讀下去,突然目光停在一篇文章之上,皺著眉毛說道:“這篇文章怎么和孫覺一個調子?真是食古不化之輩。” 王雱兄弟湊上去一看,只見標題赫然是《圣世宜講求先王之法,不當取疑文虛說以圖治》,整篇文章譏刺王莽新政,妄改六經,言外之意諷刺王安石變法非常明顯。而這句標題,王雱記得很清楚,正是孫覺上表攻擊王安石奏章里的原話。 王雱因說道:“管得了國子監,管不了白水潭嗎?這些家伙也真是死性不改。” 王旁要老實一點,聽了他兄長這句話,有點不滿的說道:“這是第一期,還在國子監之前,說他們屢教不改有點過了。” 王雱白了弟弟一眼,“你知道什么?那說不定是蘇嘉受了這篇文章的影響呢。” 王安石瞪了他們兄弟一眼,繼續把雜志翻完,看到那些數學物理論文,臉色才慢慢變好。他一向是希望人材中多一點“秀才”,少一點書呆子的。看來這個白水潭學院,的確還有不少人材。 然而當他拿起第二期《學刊》,才看得幾篇,便忍不住勃然大怒,把書摔到地上,拍案高呼:“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連王雱也不知道王安石為什么發這么大的火,他小心的撿起地上的《白水潭學刊》,翻了幾篇,有一篇文章的題目跳入眼簾——《免役法與保甲法不合圣人經義芻議》,老大的隸書,分外刺...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