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步步生蓮

步步生蓮
更新時間:2020-10-14
作為社區工作者的楊得成因為盡職盡責的工作而意外回到古代,成為丁家最不受待見的私生子,丁浩。 無權無財,為同父異母弟弟當車夫的丁浩也因此有了夢想,就是在這萬惡的社會下成為一個逍遙闊少,平平安安度過一生。 夢想雖然有些遙遠,但是丁浩卻不以為然,憑借著自己做社區工作積累下來的社會經驗,丁浩應對世人、世事八面玲瓏,聰明的抓住身邊每一個機會,脫出樊籠,去爭取自己想要擁有的一切。 宋廷的明爭暗戰,南唐李煜的悲歡離合,北國蕭綽的抱負,金匱之盟的秘密,斧影搖紅的迷蹤,陳摶一局玲瓏取華山,高梁河千古憾事…… 江山如畫,美人如詩,娑婆世界,步步生蓮。第066章難得不早朝 清晨,天剛蒙...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架空穿越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14M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月關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步步生蓮 大結局(下)更新時間:2020-10-14

第066章難得不早朝 清晨,天剛蒙蒙亮,楊浩就醒了。 這些年,不管多么忙碌,多么疲乏,每天的早課他是必做的,因為他知道,只要有一次給自己找個理由松懈下來,那么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隨之而來的就不僅僅是晨練武功的耽擱,他會放下越來越多的東西,沉溺于優渥舒適的生活。 每個人都想享受優渥舒適的生活,但是他不是揮霍無度的二世祖,大多數人想得到這一切都得付出無盡的努力,他也不例外。轉首回顧,冬兒正躺在他的身畔,夢中甜睡,嘴角帶著慵懶的微笑。昨夜,他沒有使用雙修功夫,只是放開了自己,用心與冬兒纏綿恩愛,多少思念,盡付于一夜的溫存之中。 此刻,冬兒仍在甜睡之中,一頭秀發披散,五官更顯柔媚,楊浩起身時,帶起錦衾,側臥的冬兒香肩半露,胸前雪膩豐腴的雙峰半俺在烏黑的秀發之下,銷魂無比。 楊浩為她掩好被子,躡手躡腳地下地,著衣起床,輕手輕腳地走到了院中。呼吸吐納,拳劍武功,一趟練完,額頭已微沁汗水。冬兒覺輕,這時若再回屋,她必會醒了,楊浩體貼地留在外屋,杏兒和小源打了水來,侍候他洗放更衣,楊浩便向前院走去。 他本來想過上幾天君王從此不早朝的***生活的,不過昨日阿古麗王妃到了,楊浩已約好今日與她共進早餐,有事商量,所以不會留在府上吃飯,這事兒昨晚已經告訴冬兒,倒不必再知會一番。 “姐姐……” 楊浩一走,焰焰便風風火火地進了冬兒的房間,冬兒連忙拉過錦幄遮住身子,柔柔笑道:“瞧你,一大早的,什么事呀這么著急?” 焰焰已不是雛兒了,冬兒臉頰上還帶著尚未褪盡的淡淡嫣紅,眉梢眼角春意宛然,柔艷慵懶宛若露潤嬌荷,豈能看不出昨夜雨露澆灌,她是何等滿足。就算從神情上看不出來,她雪白修頎的頸上那深紫色的兩個吻痕也是遮不住的。 心直口快的焰焰便撇撇嘴,酸溜溜地道:“還遮什么呀,人家又不是看不出來。” 冬兒羞笑,探出玉臂,飛快地打了她一下,又馬上縮回手,將身子遮得更加嚴密,只露出一紙雨后海棠似的臉蛋,問道:“一大早的,你專門來取笑我的是吧?” “我有那閑心?”焰焰白了她一眼,扭頭向外看看,這才坐在榻邊,湊過去神秘地道:“姐姐,你知道官人一大早干什么去了?” “干什么去了?” “我聽丫環說,去陪阿古麗王妃吃早餐了。” 冬兒忍俊不禁地道:“你這丫頭,說的都是廢話,官人不一大早的去吃早餐,難道要等晚上才吃早餐?呵呵呵……” 焰焰瞪起眼睛道:“姐姐沒聽清楚么?他……是去陪阿古麗王妃吃早餐去了!” 她把阿古麗王妃幾個字特意咬重了讀言,冬兒眨眨眼道:“那還是吃早餐吶,有什么區別?” 焰焰氣極,說道:“姐姐沒有聽懂我的話么?” 冬兒忍笑道:“聽懂了,不過……,以前官***沒少和種大人、林大人他們一起用早餐吶。阿古麗王妃如今是甘州知府、回紇部族軍都指揮使,朝廷的文武大員,她剛剛來到興州,做為鎮守一方的封疆大...

更新時間:2020-10-14

 第066章難得不早朝 清晨,天剛蒙蒙亮,楊浩就醒了。 這些年,不管多么忙碌,多么疲乏,每天的早課他是必做的,因為他知道,只要有一次給自己找個理由松懈下來,那么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隨之而來的就不僅僅是晨練武功的耽擱,他會放下越來越多的東西,沉溺于優渥舒適的生活。 每個人都想享受優渥舒適的生活,但是他不是揮霍無度的二世祖,大多數人想得到這一切都得付出無盡的努力,他也不例外。轉首回顧,冬兒正躺在他的身畔,夢中甜睡,嘴角帶著慵懶的微笑。昨夜,他沒有使用雙修功夫,只是放開了自己,用心與冬兒纏綿恩愛,多少思念,盡付于一夜的溫存之中。 此刻,冬兒仍在甜睡之中,一頭秀發披散,五官更顯柔媚,楊浩起身時,帶起錦衾,側臥的冬兒香肩半露,胸前雪膩豐腴的雙峰半俺在烏黑的秀發之下,銷魂無比。 楊浩為她掩好被子,躡手躡腳地下地,著衣起床,輕手輕腳地走到了院中。呼吸吐納,拳劍武功,一趟練完,額頭已微沁汗水。冬兒覺輕,這時若再回屋,她必會醒了,楊浩體貼地留在外屋,杏兒和小源打了水來,侍候他洗放更衣,楊浩便向前院走去。 他本來想過上幾天君王從此不早朝的***生活的,不過昨日阿古麗王妃到了,楊浩已約好今日與她共進早餐,有事商量,所以不會留在府上吃飯,這事兒昨晚已經告訴冬兒,倒不必再知會一番。 “姐姐……” 楊浩一走,焰焰便風風火火地進了冬兒的房間,冬兒連忙拉過錦幄遮住身子,柔柔笑道:“瞧你,一大早的,什么事呀這么著急?” 焰焰已不是雛兒了,冬兒臉頰上還帶著尚未褪盡的淡淡嫣紅,眉梢眼角春意宛然,柔艷慵懶宛若露潤嬌荷,豈能看不出昨夜雨露澆灌,她是何等滿足。就算從神情上看不出來,她雪白修頎的頸上那深紫色的兩個吻痕也是遮不住的。 心直口快的焰焰便撇撇嘴,酸溜溜地道:“還遮什么呀,人家又不是看不出來。” 冬兒羞笑,探出玉臂,飛快地打了她一下,又馬上縮回手,將身子遮得更加嚴密,只露出一紙雨后海棠似的臉蛋,問道:“一大早的,你專門來取笑我的是吧?” “我有那閑心?”焰焰白了她一眼,扭頭向外看看,這才坐在榻邊,湊過去神秘地道:“姐姐,你知道官人一大早干什么去了?” “干什么去了?” “我聽丫環說,去陪阿古麗王妃吃早餐了。” 冬兒忍俊不禁地道:“你這丫頭,說的都是廢話,官人不一大早的去吃早餐,難道要等晚上才吃早餐?呵呵呵……” 焰焰瞪起眼睛道:“姐姐沒聽清楚么?他……是去陪阿古麗王妃吃早餐去了!” 她把阿古麗王妃幾個字特意咬重了讀言,冬兒眨眨眼道:“那還是吃早餐吶,有什么區別?” 焰焰氣極,說道:“姐姐沒有聽懂我的話么?” 冬兒忍笑道:“聽懂了,不過……,以前官***沒少和種大人、林大人他們一起用早餐吶。阿古麗王妃如今是甘州知府、回紇部族軍都指揮使,朝廷的文武大員,她剛剛來到興州,做為鎮守一方的封疆大...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