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四喜臨朕

四喜臨朕
更新時間:2020-03-24
世人都傳言我景武帝風流無雙,斷袖成癖,朝中大臣但凡有點姿色的無一不被收入帳下,可誰能知道,朕!心!里!苦!這些都是吃人不吐骨頭、以下犯上的佞臣!俞鏞之:陛下的烏雞白鳳膏用了沒?小心那幾日又氣得疼。裴藺:陛下倒是先讓臣吃了,再說臣吃人不吐骨頭成不?沐恒衍:臣愿意以身救國,陛下先來吃臣如何?袁霽祺:以下犯上怎是我輩所為?必是陛下在上我在下,萬萬不敢顛倒。一句話簡   “這……朕不是這個意思……”沐奕言十分尷尬,急急地辯解說,“朕當然想看見裴大人,日想夜想,想得……”  她立刻住了口,頹然瞟了裴藺一眼,用手扶住了額:這簡直就是越描越黑啊!  屋里一片靜默,洪寶呆怔了片刻,終于不忍心地扭...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歷史傳記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小醋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47章更新時間:2020-03-24

  “這……朕不是這個意思……”沐奕言十分尷尬,急急地辯解說,“朕當然想看見裴大人,日想夜想,想得……”  她立刻住了口,頹然瞟了裴藺一眼,用手扶住了額:這簡直就是越描越黑啊!  屋里一片靜默,洪寶呆怔了片刻,終于不忍心地扭過頭去,只說要去沏茶便溜出屋子不見了。(www.gemmechem.com.cn)  裴藺看著沐奕言沮喪的神情,嘴角微翹,露出了一絲笑意:“陛下這是在和臣開玩笑嗎?臣怎么覺得陛下連看臣一眼都懶得看,害得臣一直以為,陛下必定是為了臣踢的那一腳太狠了,才對臣心懷芥蒂。”  往事立刻浮上心頭,兩個人對望一眼,又迅地調開目光。  那是先帝還在的時候,沐奕言第一次奉召上朝聽政,她為此琢磨了一個晚上該如何讓沐天堯收回成命。  第二天她頂著兩個黑眼圈到了朝房,第一眼先瞅見了俞鏞之,驚為天人,撲上去按在墻上摸了一把臉,;第二眼瞅見了裴藺,親切無比,一不做二不休也按在墻上,對準那前世萬人迷的嘴唇狠狠地親了下去,裴藺猝不及防,被她親了個正著,半晌之后才回過神來,一腳踹在了沐奕言的小腿上……  全朝房鴉雀無聲,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前一刻還被人下注說是咸魚翻身的四皇子立刻被先帝責令閉門思過,風流斷袖的威名立刻經由朝房傳遍整個后宮乃至京城,她也被譽為“***”,被那些在背后虎視眈眈的人徹底鄙棄。  “怎么可能!”沐奕言訕訕地道,“朕對裴大人做出如此無狀之舉,心中愧疚難當,才會無顏以對。”  說著,她目光游移著,最后情不自禁地落在了裴藺的唇上。  裴藺被她看得耳根有些紅,強自鎮定說:“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臣早已忘記,陛下不必介懷……”  沐奕言心中大喜,裴藺算得上是朝中重臣,又是六公主的表親,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能夠一笑解恩怨那是再好不過了。  她長舒了一口氣道:“真的?那可太好了,朕最近一直在犯愁,怎么向裴大人賠禮道歉,要是你實在不能消氣,頂多朕讓你親回來就是了……”  裴藺哭笑不得:“陛下言重了。”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神色終于正常了起來,洪寶也端進了幾碟小吃和一壺茶,張羅著讓沐奕言填點肚子。  裴藺又拿起了那本奏折,想再和沐奕言仔細商討一下,沐奕言卻瞧都不想,順手便抽了過來,拿起筆來在上面畫了幾筆,拿開來在眼前欣賞了片刻道:“裴大人,你看我準奏二字寫得如何?”  上面的字一筆一劃的,最后“奏”的一撇還拖得長長的,完全沒有構架。裴藺的眼皮跳了跳,看著沐奕言稍帶熱切的目光,違心地道:“還算不錯。”  沐奕言的嘴角矜持地翹了翹:“還是裴大人識貨,朕也覺得朕寫得很不錯,俞大人就沒你有眼光。”  就這樣,裴藺一談正事,沐奕言不是頭痛便是腳痛,或是隨便拎些風雪月的來搪塞,末了更是一句“裴大人做事,朕放心的很”便打了裴藺,可若是裴藺聊些市井雜事趣聞,沐奕言的眼睛便有些亮,尤其是裴藺自幼生長在南疆,那里的風情和京城迥異,更有蠻、夷、羌、苗等各個部落,各種趣事讓沐奕言聽得悠然神往。  末了,...

更新時間:2020-03-24

   “這……朕不是這個意思……”沐奕言十分尷尬,急急地辯解說,“朕當然想看見裴大人,日想夜想,想得……”  她立刻住了口,頹然瞟了裴藺一眼,用手扶住了額:這簡直就是越描越黑啊!  屋里一片靜默,洪寶呆怔了片刻,終于不忍心地扭過頭去,只說要去沏茶便溜出屋子不見了。(www.gemmechem.com.cn)  裴藺看著沐奕言沮喪的神情,嘴角微翹,露出了一絲笑意:“陛下這是在和臣開玩笑嗎?臣怎么覺得陛下連看臣一眼都懶得看,害得臣一直以為,陛下必定是為了臣踢的那一腳太狠了,才對臣心懷芥蒂。”  往事立刻浮上心頭,兩個人對望一眼,又迅地調開目光。  那是先帝還在的時候,沐奕言第一次奉召上朝聽政,她為此琢磨了一個晚上該如何讓沐天堯收回成命。  第二天她頂著兩個黑眼圈到了朝房,第一眼先瞅見了俞鏞之,驚為天人,撲上去按在墻上摸了一把臉,;第二眼瞅見了裴藺,親切無比,一不做二不休也按在墻上,對準那前世萬人迷的嘴唇狠狠地親了下去,裴藺猝不及防,被她親了個正著,半晌之后才回過神來,一腳踹在了沐奕言的小腿上……  全朝房鴉雀無聲,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前一刻還被人下注說是咸魚翻身的四皇子立刻被先帝責令閉門思過,風流斷袖的威名立刻經由朝房傳遍整個后宮乃至京城,她也被譽為“***”,被那些在背后虎視眈眈的人徹底鄙棄。  “怎么可能!”沐奕言訕訕地道,“朕對裴大人做出如此無狀之舉,心中愧疚難當,才會無顏以對。”  說著,她目光游移著,最后情不自禁地落在了裴藺的唇上。  裴藺被她看得耳根有些紅,強自鎮定說:“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臣早已忘記,陛下不必介懷……”  沐奕言心中大喜,裴藺算得上是朝中重臣,又是六公主的表親,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能夠一笑解恩怨那是再好不過了。  她長舒了一口氣道:“真的?那可太好了,朕最近一直在犯愁,怎么向裴大人賠禮道歉,要是你實在不能消氣,頂多朕讓你親回來就是了……”  裴藺哭笑不得:“陛下言重了。”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神色終于正常了起來,洪寶也端進了幾碟小吃和一壺茶,張羅著讓沐奕言填點肚子。  裴藺又拿起了那本奏折,想再和沐奕言仔細商討一下,沐奕言卻瞧都不想,順手便抽了過來,拿起筆來在上面畫了幾筆,拿開來在眼前欣賞了片刻道:“裴大人,你看我準奏二字寫得如何?”  上面的字一筆一劃的,最后“奏”的一撇還拖得長長的,完全沒有構架。裴藺的眼皮跳了跳,看著沐奕言稍帶熱切的目光,違心地道:“還算不錯。”  沐奕言的嘴角矜持地翹了翹:“還是裴大人識貨,朕也覺得朕寫得很不錯,俞大人就沒你有眼光。”  就這樣,裴藺一談正事,沐奕言不是頭痛便是腳痛,或是隨便拎些風雪月的來搪塞,末了更是一句“裴大人做事,朕放心的很”便打了裴藺,可若是裴藺聊些市井雜事趣聞,沐奕言的眼睛便有些亮,尤其是裴藺自幼生長在南疆,那里的風情和京城迥異,更有蠻、夷、羌、苗等各個部落,各種趣事讓沐奕言聽得悠然神往。  末了,...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