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盜墓筆記

盜墓筆記
更新時間:2020-10-20
50年前由長沙土夫子(盜墓賊)出土的戰國帛書,記載了一個奇特戰國古墓的位置,50年后,其中一個土夫子的孫子在他的筆記中發現這個秘密,糾集了一批經驗豐富的盜墓賊前去尋寶,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古墓竟然有著這么多詭異的事情:七星疑棺,青眼狐尸,九頭蛇柏。這神秘的墓主人到底是誰,他們到底能不能找到真正的棺槨?故事懸念重重,情節跌蕩,值得一看。陳皮阿四的鐵彈子飛過之后,閃動的火苗瞬間又黯淡了下來,那邊的人影子恢復模糊,一下子又什么都看不清楚。鐵彈子最后不知道打在什么地方,發出一聲脆響,滾落地上,聲音在空曠的靈宮里回蕩,讓人直起雞皮疙瘩。火光閃起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給這影子嚇了一跳,順子更是驚慌,嚇的輕聲叫...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靈異驚悚
  • 授權狀態:沒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南派三叔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后記》下更新時間:2020-10-20

陳皮阿四的鐵彈子飛過之后,閃動的火苗瞬間又黯淡了下來,那邊的人影子恢復模糊,一下子又什么都看不清楚。鐵彈子最后不知道打在什么地方,發出一聲脆響,滾落地上,聲音在空曠的靈宮里回蕩,讓人直起雞皮疙瘩。火光閃起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給這影子嚇了一跳,順子更是驚慌,嚇的輕聲叫道:“這是什么東西!”華和尚馬上把他的嘴巴捂住,不讓他繼續說話,幾個人的手都下意識的按到了自己的刀上。陳皮阿四對我們擺了擺手,讓我們不要這么緊張,然后給華和尚使了一個眼sè,后者馬上幾步跳上一邊的燈奴,一手將火拍滅了。我不得不佩服陳皮阿四的冷靜,在這么詭異的環境下,任誰也不會想到把自己身邊的光源拍滅,都是希望自己身邊越亮越好,但是其實,這種情況身處在黑暗中才是最安全的。燈奴一滅,四周又一下子暗了下來,如濃霧一般的黑暗一下子將我們包圍了起來,另一邊的燈奴卻顯得更加的明亮。我們‘啪啪啪’把自己的手電也滅了,一起屏住呼吸,看著那邊的影子。身邊的黑暗一下子了刺激了我的神經,我一下子我感覺到心臟跳動的非常厲害。這影子明顯是一個人的,大部分的身體還是隱沒在黑暗中,讓人覺得非常異樣的,是他奇長的脖子,和身上一些讓人無法言語的似乎是刺或是觸須一樣的東西,看上去竟然不是像是人類。而是一種…一種鳥類。我本能地感覺到一陣寒意,心里直跳,除了悶油瓶之外,其他人都在四周了。這影子看著又肯定不是悶油瓶,難道這里還有其他人?那他是什么人?怎么會出現在雪山頂上的靈宮中的呢?難道剛才這里的雪崩引起邊防的注意了,這人是探路的解放軍?也不會,不說雪崩發生在山谷里,就是真發現了,趕過來起碼也要一天時間,不會這么快到達。我突然想到,這個靈宮,是汪藏海設下的一個陷阱,既然是一個陷阱,必然是險惡萬分。中陷阱的人絕想不到陷阱里等著他的是什么,這個影子,會不會就是汪藏海設立這個陷阱的時候,安排在這里的怪物呢?我們大氣也不敢出,死盯著那個影子,指望著能從它的動作和形狀中推斷出什么。最起碼能讓我們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人還是其他的東西。但是奇怪的是,那個影子也是直直的站在那里,猶如一座泥雕,連晃也不晃。似乎根本不是活物。等了片刻,雙方都沒動靜,胖子開始沉不住氣了,輕聲說道:“不對勁啊。是活物他就得動,這東西一動不動,是不是我們看花眼了,那是那些燈奴印在柱子上的影子?”葉成道:“胡說,燈奴不是都在邊上站著嗎?他怎么能自己走到這邊來?”胖子輕聲道:“不是說天地靈氣,琵琶都能成jīng嗎?說不定這里的石頭燈奴就成了jīng了,自己就能走動。”我給他說的渾身不舒服,一下子也沒有多余的智慧來判斷胖子說的話,早幾個月的時候我連粽子都不信。現在我見過的粽子可以搓上兩桌麻將,要說是有沒有妖怪,我真不敢判斷。但是胖子說是這石頭燈奴成jīng,我感覺更多的還是一句玩笑話,胖子越是在危險的時候說話越是不靠譜,這也和他的xìng格非常有關系。但是胖子有一樣說的沒錯,只要是活的物體...

更新時間:2020-10-20

 陳皮阿四的鐵彈子飛過之后,閃動的火苗瞬間又黯淡了下來,那邊的人影子恢復模糊,一下子又什么都看不清楚。鐵彈子最后不知道打在什么地方,發出一聲脆響,滾落地上,聲音在空曠的靈宮里回蕩,讓人直起雞皮疙瘩。火光閃起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給這影子嚇了一跳,順子更是驚慌,嚇的輕聲叫道:“這是什么東西!”華和尚馬上把他的嘴巴捂住,不讓他繼續說話,幾個人的手都下意識的按到了自己的刀上。陳皮阿四對我們擺了擺手,讓我們不要這么緊張,然后給華和尚使了一個眼sè,后者馬上幾步跳上一邊的燈奴,一手將火拍滅了。我不得不佩服陳皮阿四的冷靜,在這么詭異的環境下,任誰也不會想到把自己身邊的光源拍滅,都是希望自己身邊越亮越好,但是其實,這種情況身處在黑暗中才是最安全的。燈奴一滅,四周又一下子暗了下來,如濃霧一般的黑暗一下子將我們包圍了起來,另一邊的燈奴卻顯得更加的明亮。我們‘啪啪啪’把自己的手電也滅了,一起屏住呼吸,看著那邊的影子。身邊的黑暗一下子了刺激了我的神經,我一下子我感覺到心臟跳動的非常厲害。這影子明顯是一個人的,大部分的身體還是隱沒在黑暗中,讓人覺得非常異樣的,是他奇長的脖子,和身上一些讓人無法言語的似乎是刺或是觸須一樣的東西,看上去竟然不是像是人類。而是一種…一種鳥類。我本能地感覺到一陣寒意,心里直跳,除了悶油瓶之外,其他人都在四周了。這影子看著又肯定不是悶油瓶,難道這里還有其他人?那他是什么人?怎么會出現在雪山頂上的靈宮中的呢?難道剛才這里的雪崩引起邊防的注意了,這人是探路的解放軍?也不會,不說雪崩發生在山谷里,就是真發現了,趕過來起碼也要一天時間,不會這么快到達。我突然想到,這個靈宮,是汪藏海設下的一個陷阱,既然是一個陷阱,必然是險惡萬分。中陷阱的人絕想不到陷阱里等著他的是什么,這個影子,會不會就是汪藏海設立這個陷阱的時候,安排在這里的怪物呢?我們大氣也不敢出,死盯著那個影子,指望著能從它的動作和形狀中推斷出什么。最起碼能讓我們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人還是其他的東西。但是奇怪的是,那個影子也是直直的站在那里,猶如一座泥雕,連晃也不晃。似乎根本不是活物。等了片刻,雙方都沒動靜,胖子開始沉不住氣了,輕聲說道:“不對勁啊。是活物他就得動,這東西一動不動,是不是我們看花眼了,那是那些燈奴印在柱子上的影子?”葉成道:“胡說,燈奴不是都在邊上站著嗎?他怎么能自己走到這邊來?”胖子輕聲道:“不是說天地靈氣,琵琶都能成jīng嗎?說不定這里的石頭燈奴就成了jīng了,自己就能走動。”我給他說的渾身不舒服,一下子也沒有多余的智慧來判斷胖子說的話,早幾個月的時候我連粽子都不信。現在我見過的粽子可以搓上兩桌麻將,要說是有沒有妖怪,我真不敢判斷。但是胖子說是這石頭燈奴成jīng,我感覺更多的還是一句玩笑話,胖子越是在危險的時候說話越是不靠譜,這也和他的xìng格非常有關系。但是胖子有一樣說的沒錯,只要是活的物體...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