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書網  繁體版  手機閱讀

綜合

君子有九思

君子有九思
更新時間:2020-03-23
君子有九思最新章節,君子有九思小說(東奔西顧)手機閱讀-看小說去君子有九思作者:東奔西顧   此刻陳簇正站在王府花園外的高墻邊,沒撐傘,衣服上沾了一層薄薄的雨水,等看到門邊閃出兩道身影,才笑著揚著聲音叫了句,“慕白!”  陳簇是陳銘墨的二兒子,當年從陳家凈身出戶,深宅大院里的勾心斗角便與他再沒了關系,只除了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陳慕白臉上不見剛才的無辜與天真,眉宇間俱是陰郁,扯著嘴角笑了一下也沒能驅散,“二哥。”  陳簇陳慕白兩兄弟倆靠在墻根上,仰著脖子看著灰蒙蒙的天,半晌陳簇才開口,“怎么鬧了那么大的動靜。”  陳慕白瞇著眼睛,“不鬧大點怎么脫身?”  “他們沒為難你吧?”  陳慕白不知從...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切勿模仿!
  • 作品分類:異世大陸
  • 授權狀態:沒有授權
  • 寫作進程:已完結
  • 總 字 數:
  • 總 點 擊:
  • 本月點擊:
  • 本周點擊:
  • 總 紅 花:1487
  • 本月紅花:11
  • 本月打賞:100
  • 總 打 賞:10.27萬
作者名:東奔西顧 了解作者,進入他的首頁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標簽:爽文  扮豬吃虎  曖昧  

目錄 閱讀
放入書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閱讀到:第三章 降龍伏虎 第二節 飛龍在天
分享到:

第87章 番外之糖葫蘆更新時間:2020-03-23

  此刻陳簇正站在王府花園外的高墻邊,沒撐傘,衣服上沾了一層薄薄的雨水,等看到門邊閃出兩道身影,才笑著揚著聲音叫了句,“慕白!”  陳簇是陳銘墨的二兒子,當年從陳家凈身出戶,深宅大院里的勾心斗角便與他再沒了關系,只除了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陳慕白臉上不見剛才的無辜與天真,眉宇間俱是陰郁,扯著嘴角笑了一下也沒能驅散,“二哥。”  陳簇陳慕白兩兄弟倆靠在墻根上,仰著脖子看著灰蒙蒙的天,半晌陳簇才開口,“怎么鬧了那么大的動靜。”  陳慕白瞇著眼睛,“不鬧大點怎么脫身?”  “他們沒為難你吧?”  陳慕白不知從哪兒拔了棵草叼在嘴里,一臉不屑,“陳家主母一死,董家便慌了,妄想和陳慕昭合作先把我拉下馬,也不看看陳慕云擔不擔得起來,董明輝還以為陳銘墨是忌憚董家,他哪里知道陳銘墨最是恨外人插手陳家的事,董家以為當年幫著陳銘墨上位就能控制陳家了?陳銘墨哪里是會受制于人的?這些年陳銘墨對董家頗多容忍,看似是看重陳慕云,其實一直在等他妹妹死,她一死,陳銘墨第一個對付的就是董家!更何況陳慕昭自己就是條毒蛇,不主動咬人就不錯了,哪里肯為他人做嫁衣。不過他倒是聰明,知道知難而退。”  陳簇離開陳家許久,對陳家那些紛爭沒有半點興趣,他只關心一個人,“那個人……還是護著你的,換了別人鬧了這么一出,他早就動家法了。”  陳慕白精致的眉目在煙雨中帶著濕氣,眼尾處那顆桃花痣更加奪目,雨滴正好落盡眼睛里,他眼底一痛,閉上了眼睛,緩緩開口,“我?陳銘墨這么自私的人怎么會對別人好,他不過是拿我來制衡董家和陳慕昭罷了。我們越是斗的厲害,他越是坐得穩,我偏偏不讓他如意。(www.gemmechem.com.cn)我一走,陳慕云和陳慕昭勢必會斗得更厲害,坐收漁翁之利的事不是只有陳銘墨會做。”  陳簇看了他半天才緩緩開口,“小白,其實,你走了再不回來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兩兄弟情深意長的對視了半天,剛才的翩翩佳公子瞬間炸毛,“我說了多少遍了!不許叫我小白!”  “呃……”陳簇愣了愣,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我又忘了……”  天都快黑透了,兩兄弟才分離。  陳慕白踏著滿地的雨水依舊走的不慌不忙,嘴角噙了抹意味不明的笑。  不回來?那我當初又何必進陳家的門?不回來我又怎么對得起我自己?  幾年后。  陳慕白從國外回來幾個月了,一直沒露面。  接到老宅電話的時候,陳慕白正縱橫在萬花叢中,看唐恪醉臥在美人膝上。  陳慕白也不忌諱,隨手就接了起來。有個身姿妖嬈的美女遞了杯酒給他,陳慕白接過來的時候,美女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極嫵媚的摸了下他的手,陳慕白的臉色立刻變了一變,唐恪本以為電話那邊說了什么,誰知看到陳慕白自從被美女碰過就僵硬著的手便摟著身旁美女的水蛇腰趴在美女頸間哧哧的笑了起來。  陳慕白一邊照舊不慌不忙的膈應他爹,一邊瞪了唐恪一眼。  最后電話那頭伴隨著中氣十足的吼聲掛了電話,“再不回來就永遠都不要回來了!”  陳慕白掛了電...

更新時間:2020-03-23

   此刻陳簇正站在王府花園外的高墻邊,沒撐傘,衣服上沾了一層薄薄的雨水,等看到門邊閃出兩道身影,才笑著揚著聲音叫了句,“慕白!”  陳簇是陳銘墨的二兒子,當年從陳家凈身出戶,深宅大院里的勾心斗角便與他再沒了關系,只除了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陳慕白臉上不見剛才的無辜與天真,眉宇間俱是陰郁,扯著嘴角笑了一下也沒能驅散,“二哥。”  陳簇陳慕白兩兄弟倆靠在墻根上,仰著脖子看著灰蒙蒙的天,半晌陳簇才開口,“怎么鬧了那么大的動靜。”  陳慕白瞇著眼睛,“不鬧大點怎么脫身?”  “他們沒為難你吧?”  陳慕白不知從哪兒拔了棵草叼在嘴里,一臉不屑,“陳家主母一死,董家便慌了,妄想和陳慕昭合作先把我拉下馬,也不看看陳慕云擔不擔得起來,董明輝還以為陳銘墨是忌憚董家,他哪里知道陳銘墨最是恨外人插手陳家的事,董家以為當年幫著陳銘墨上位就能控制陳家了?陳銘墨哪里是會受制于人的?這些年陳銘墨對董家頗多容忍,看似是看重陳慕云,其實一直在等他妹妹死,她一死,陳銘墨第一個對付的就是董家!更何況陳慕昭自己就是條毒蛇,不主動咬人就不錯了,哪里肯為他人做嫁衣。不過他倒是聰明,知道知難而退。”  陳簇離開陳家許久,對陳家那些紛爭沒有半點興趣,他只關心一個人,“那個人……還是護著你的,換了別人鬧了這么一出,他早就動家法了。”  陳慕白精致的眉目在煙雨中帶著濕氣,眼尾處那顆桃花痣更加奪目,雨滴正好落盡眼睛里,他眼底一痛,閉上了眼睛,緩緩開口,“我?陳銘墨這么自私的人怎么會對別人好,他不過是拿我來制衡董家和陳慕昭罷了。我們越是斗的厲害,他越是坐得穩,我偏偏不讓他如意。(www.gemmechem.com.cn)我一走,陳慕云和陳慕昭勢必會斗得更厲害,坐收漁翁之利的事不是只有陳銘墨會做。”  陳簇看了他半天才緩緩開口,“小白,其實,你走了再不回來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兩兄弟情深意長的對視了半天,剛才的翩翩佳公子瞬間炸毛,“我說了多少遍了!不許叫我小白!”  “呃……”陳簇愣了愣,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我又忘了……”  天都快黑透了,兩兄弟才分離。  陳慕白踏著滿地的雨水依舊走的不慌不忙,嘴角噙了抹意味不明的笑。  不回來?那我當初又何必進陳家的門?不回來我又怎么對得起我自己?  幾年后。  陳慕白從國外回來幾個月了,一直沒露面。  接到老宅電話的時候,陳慕白正縱橫在萬花叢中,看唐恪醉臥在美人膝上。  陳慕白也不忌諱,隨手就接了起來。有個身姿妖嬈的美女遞了杯酒給他,陳慕白接過來的時候,美女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極嫵媚的摸了下他的手,陳慕白的臉色立刻變了一變,唐恪本以為電話那邊說了什么,誰知看到陳慕白自從被美女碰過就僵硬著的手便摟著身旁美女的水蛇腰趴在美女頸間哧哧的笑了起來。  陳慕白一邊照舊不慌不忙的膈應他爹,一邊瞪了唐恪一眼。  最后電話那頭伴隨著中氣十足的吼聲掛了電話,“再不回來就永遠都不要回來了!”  陳慕白掛了電...

免費獲得金幣
還差 紅花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紅花: 本月排名: [紅花榜]
送紅花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紅花:每訂閱消費100看書幣,自動得到1朵紅花
還差 看書幣 就可以趕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賞:看書幣 本月排名: [打賞榜]
打賞 您當前未登錄,登錄 后才可以打賞
1
比特币资讯网_你能读懂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_【LTC比特币】